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朝耀】Godfather 番外1(黑/手/党paro)

小菊的番外,比正文还要粗长,写的我快吐血了。本番外是从小菊视角看少主和英sir,内有少量朝耀。

有虐小菊,单箭头,菊厨慎入。

文:(1)(2)(3)(4)(5)(6)(7)(8)(9)(10)(11)(12)(13)


番外1

 

本田菊是在一个雨天遇到王耀的。他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瘦弱的身体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跑。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三场雨,本田菊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天晴。他蜷缩在墙角,试图在破陋的屋檐下寻求一点遮蔽,却被那个擦着劣质脂粉的女人一把踢开,显然她并不想让这个肮脏的小畜生坏了客人的兴致。本田菊退缩到巷尾,借着门口昏黄的灯光看见一个个浑身酒气的“先生”搂着女人们的腰摇晃着进了小院,他们粗鲁的笑声在小巷里回响。不久门又关上了,巷子里只剩下雨滴的滴答声,以及门那头传来的说笑声和娇喘声。

 

过了半个小时,汽车碾过水洼的声音惊醒了本田菊。一波人从车上下来,他们穿着制服拿着枪,为首的那个一脚踹开了破旧的院门。紧接着脚步声、枪声和女人们的尖叫声充斥了雨巷,本田菊意识到有什么事发生了,他企图逃跑,但饥饿与疾病令他一头栽在了地上。探照灯立刻照了过来,刺眼的灯光让那双习惯了黑暗的双眼失去功能。他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怎么了?”

 

温润的男声从巷口传来,本田菊听见有一个人跑回车那边小声禀报,“是一个孩子,他看见我们了。”

 

“带过来我瞧瞧。”

 

本田菊被人像拎行李那样从地上拎了起来,双脚几乎没有着地就落在了巷口。他睁开刺痛的双眼,只见一个身着长衫的男人正坐在车里打量着他。本田菊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他的皮肤像象牙一样白皙,嘴唇像樱花一样粉润,琥珀般的双眸流淌着光彩;更难得的是他通身的气派,比本田菊见过的那些议员先生们还要高贵。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黑色的眼珠一动不动。男人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左肩,那里本应有一只袖子,但在前天早上被街角面包店的老板拽掉了。一只细如竹竿的胳膊露出来,上面还沾着新鲜的血迹和泥污。或许他觉得这有些碍眼,本田菊刚要把左臂藏到身后,一只纤长的手突然搭上了他的手腕。

 

“你叫什么名字?”

 

他细弱的声音仿佛融入雨幕中,“菊,本田菊。”

 

第二天,整个王家都知道家主捡回来一个小乞丐,一个东洋鬼子。王耀领着他从楼上下来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小西服,可他拱肩缩背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大家公子的模样。令所有人惊诧的是,王耀让本田菊坐在了自己的左手边,要知道那一直是王湾的位置。这立刻引起了小公主的不满,她嘟着嘴摇着王耀的胳膊撒娇,然而王耀只是摸了摸她的头,说:

 

“以后小菊就是王家人了,你们要好好相处”

 

随后的一个月本田菊就像在梦里一样。不再需要忍受饥饿、寒冷和辱骂,每日醒来就有美味的饭菜、舒适和衣物,甚至连端茶倒水都不必亲自动手。本田菊记得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生活,在他还不到饭桌高时,他也住在一幢漂亮的洋房里,墙上悬着名家山水,客厅里四季弥漫着花果的香气。钟敲过七点的时候,他就会准时等在门口,在门推开的一瞬间扑进父亲的怀里,把他整洁的西服弄得一团皱。在母亲的柔声教导中,父亲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一盒巧克力,又或是市面上还没出现的新玩具……这样温馨的生活一天一天重复着,直到一个下午,债主找到了家里。本田菊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失去了自己童年的乐园,接着又失去了父亲,然后是他的母亲。

 

现在这一切又回来了!命运女神还是眷顾他的,她夺走了爱他的母亲,又将王耀送到他的身旁。但本田菊很快发现,王家并不是伊甸园。王耀的弟弟妹妹并不好相处,尤其是王湾,她就像个被惯坏的小公主,他的一味退让只会引来更霸道的欺凌。而王耀的那些手下看他的眼光就像是在看一只小猫小狗,家主捡回来的一个新鲜的玩意儿。

 

只有王耀会在工作之余关心他。怎么了吗小菊,他摩挲着自己的头顶。没事。本田菊是个懂事的的孩子,他知道王耀很忙,自己不应该再给他添麻烦。是自己太没用了,因为没用,才会受到众人的轻慢。现在他还可以说自己是个孩子,但是以后呢?王家是个吃人的地方,王耀的身边更留不住废物。本田菊不想离开王耀,他决心成为一个杀手,只有这个职位能提供足够快的晋升道路。至于风险,那不是本田菊所关心的,他的命是王耀给的,也自然可以献给王耀。

 

本田菊如愿了。王耀把他托付给最好的老师,教他暗杀的各种技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很快成了班里最优秀的学生。诚然,他瘦弱的身躯使他在速度和力量上占了下风,但他的敏捷和果断足以弥补这一点。但最令老师欣赏的是他成熟的心智,在那帮十五六岁的孩子还为手染人血而发抖时,本田菊已经干掉了他的第一个目标。

 

他看见子弹没入那个男人的胸膛,紧接着血浆喷涌出来,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阵惨叫就停止了呼吸。教科书般的动作,本田菊听见导师难得的赞赏。他没有感到半点不适,他不知道同伴们为何要害怕,只是抹除一个罪人的存在,这在本田菊看来是最简单的工作。

 

本田菊回到老宅时已经凌晨四点了,他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晨曦到访,却先等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是王耀。他推门而入,静静地注视着蜷缩在被窝里的本田菊。本田菊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接着一只手掖了掖被子,理了理他散落在枕头上的黑发。房门落下,脚步声愈行愈远,本田菊觉得有什么从眼角流下浸湿了枕头,止也止不住。

 

那天以后,他加倍地努力,从银色星星再到金色星星,目标的档案积满了整整一个箱子。他的冒险和付出有了回报,他在王家的地位得到了迅速的提升,在他16岁的那年,他成为了可以常伴王耀左右的核心人物。王耀看他的眼神从怜爱变成了信赖,王嘉龙和王濠镜也终于认可了他。

 

故事本该就这样完满的结束,但本田菊是个贪心的孩子,他得到了王耀的信任和依靠,还想得到他的爱。本田菊爱上了王耀,不是迷恋,不是依恋,是想一辈子相守的爱。他知道王耀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孩子,当做一个另一个弟弟,所以他没有说破,唯恐失去这最后一点羁绊。但王耀还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他开始疏远他,不再和他一同进餐,不再召他一同议事,甚至连打招呼的时候都格外敷衍,但这都不能阻止本田菊对王耀的爱意与日俱增。

 

本田菊觉得自己是一个坏孩子,王耀救了他,他却对他起了不该起的心思,还让他如此困扰。但爱是一种可怕的病菌,一旦染上,就会在心里疯狂的繁衍滋生,没有抑制的办法,唯一的解药就是将它传给另一个人。本田菊不想让王耀陷入两难,所以他唯有静静地注视着王耀,用完成得越来越漂亮的任务表达自己的心意。

 

他和王耀又回到了以前的相处模式,虽然两个人的心思都复杂了许多,但他们尽力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本田菊发现王耀开始收藏祖母绿,要知道他以前一直自诩是正统的中/国人,对于翡翠白玉之外的宝石没有半点兴趣。但大约从两年前,王耀开始花高价从全世界搜罗了上好的祖母绿。他把它们收藏在卧室里,从不向任何人展示。王耀常常在夜里对着它们发呆,祖母绿在灯光下发出幽幽的光芒,连王耀琥珀色的眸子都被染上了碧绿。

 

本田菊觉得他可能在回忆某个人,但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王耀从不提他过去的故事,本田菊也乐得做个知趣的手下。直到两年后的五大家族会议上,本田菊第一次见到了琼斯家族的顾问,一个英国人——亚瑟·柯克兰,他碧绿的双眸比王耀的那些收藏还要璀璨。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王耀还眷恋这个亚瑟·柯克兰,即使他认为自己的心已经冻得像石头一样硬。亚瑟的出现吹灭了本田菊的最后一点奢望,却不能吹灭他的爱焰。王耀的心已容不下本田菊,但本田菊的心里早已住下了王耀,对王耀的爱与眷念在时间的浇灌下长成了苍天大树,每一根根须都深深地插进他的心脏。

 

所以当他得知王耀准备将他们送到各地以保全王家时,他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对他来说,王耀的生命高于王家,高于本田菊,高于一切。

 

他终于还是违背了王耀的命令,独自跑到纽约执行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计划。阿尔弗雷德的车就在前方,本田菊感到血流的涌动开始加速,他踩下油门,越野车径直驶向前方。碰撞的前一秒,他的目光和那双婴儿蓝的眸子相交,那双眸子异常平静,就像是无风的海面。

 

巨响中,本田菊陷入了一片白光,他看见记忆在眼前闪现,母亲模糊的笑颜,雨夜冰冷的地面,王耀沉思的样子,王耀发怒的样子,王耀忧愁的样子,王耀微笑的样子……他看见在缥缈的前方,王耀笑着向他伸出手,就像他们初见的那天。

 

我来了,耀君。


评论(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