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朝耀】Godfather(6)(黑/手/党paro)

本章嘉龙,濠镜上线

英Sir,少主终于重逢


最近实在太忙了,以后可能不能日更了,尽量保证隔日更😂

非常感谢还在看的小伙伴


前文:(1)(2)(3)(4)(5)


Chapter 6

 

会议室的空气十分焦灼,仿佛充满瓦斯的密闭空间,只要一点火星就能引起爆炸。

 

亚瑟没想到会议会进行得如此艰难。事情很简单,阿尔弗雷德和王嘉龙就东/南/亚的问题产生了分歧。阿尔想开发新的路线,而王家人坚持这是他们的地盘,任何美国佬都别想在这里落足,除非他们想体验新式的战俘营。两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肯做出丝毫让步,再加上那个俄/罗/斯的大鼻子一个劲儿地绕着弯怼琼斯——他浓重的俄/罗/斯口音让亚瑟低估了他对这门语言讽刺艺术的精通程度,架桥拨火的瓦尔加斯和一脸看好戏的丁马克,亚瑟觉得他的头开始疼了。在几次无谓的争吵和挖苦后,上午的会议不欢而散。

 

但王耀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嘉龙和濠镜的表现不错,足以让另外四家刮目相看。事实上,当王濠镜宣布家主“身体有恙”不能参加会议的时反应最激烈的丁马克在会议结束后对嘉龙和濠镜也最为赞赏。瓦尔加斯家那个小鬼也睁开了双眼,不再总是“Ve~Ve~”对他的参谋撒娇。不过在王耀看来,王家的下一班还缺乏一点阅历和智慧。

 

“嘉龙,你上午表现得不错,只是到底太急躁了些。”王耀坐在踏上,含笑看着嘉龙。

 

“大佬说的是,只是那个琼斯欺人太甚。”

 

王耀见嘉龙有些不服,也不理论,只问濠镜:“小琼斯年轻,自然心志远大,濠镜你说呢?”

 

“濠镜以为,王家的路线已经是最省力省钱的了,况且王家在东/南/亚的地位稳固,便是琼斯家族进来也未必能获利。濠镜看琼斯先生规划的航线,恐怕不是想抢我们军/火的生意,倒像要运白/粉的意思。”

 

王耀笑着点了点头,“果然濠镜思虑的周全。既然这样,我们也不必十分不让。他既然敢碰白/粉,不是有真能耐,那就是凭造化了。”

 

王嘉龙到底在王耀身边学了这些年,此时自然也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五大家族的人都知道白/粉碰不得,只因为这一样是上头无论如何不能容许的。况且金三角的水有多深,连王家也不能摸清。老话说得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那地方派系盘根错节,形式错综复杂,琼斯要收服当地的势力恐怕就得一两年,再赶上官/员换届,政/权更迭,不但不能赚钱,只怕还要搭上许多。

 

下午的会议仍是一片唇枪舌战,但王嘉龙的态度似乎有些缓和。亚瑟在桌子底下悄悄拉了拉阿尔弗雷德的衣襟,示意他乘胜追击,但显然琼斯家族的Don正沉浸于嘴炮王嘉龙和那个布拉金斯基,丝毫没有体会到亚瑟的良苦用心。还好阿尔弗雷德天生的进攻性赋予了他谈判桌上的主导地位,王嘉龙终于妥协了。他同意阿尔弗雷德在东/南/亚开辟新的线路,但要求用南美洲的航线交换。这交易对琼斯家似乎有些太有利了,南美洲的航线固然赚钱,但离王家的势力范围太远,琼斯家或瓦尔加斯家想要阻断简直是易如反掌。但还没等亚瑟发表自己的意见,阿尔弗雷德那个蠢货已经答应了。会议结束后他还冲亚瑟扬起了胜利的微笑,“怎么样?Hero说过能拿下吧。”亚瑟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只想把他的呆毛揪下来。亚瑟刚想开口,余光正扫见那个带着眼镜的文静青年跟王嘉龙说了什么,后者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或许是自己多虑了,亚瑟想,那个王嘉龙可能是个比阿尔弗雷德还蠢的蠢货。

 

第二天的会议进展得很顺利,阿尔弗雷德就航线的问题和王嘉龙进行了更详尽的探讨,并签署了协议。剩下的就是些常规事宜,领地重叠导致的士兵间的斗殴,武器倒卖的价格协商……一整天阿尔弗雷德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王嘉龙,他那张阴沉的脸让亚瑟毫不怀疑如果阿尔弗雷德不是琼斯家族的Don,他肯定会冲上来给前者一拳。瓦尔加斯和丁马克仍是一番看好戏的样子,而布拉金斯基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却让亚瑟有些意外。看来斯拉夫人和王家的关系也没那么牢固,毕竟布拉金斯基家族的唯利是图远近皆知。墙角座钟的时针指向七时,王嘉龙以简短得近乎粗鲁的方式结束了今天的会议。他对众人敷衍地点了一下头后抬腿就走,留下王濠镜尴尬地给众人赔笑。亚瑟看见路德维希皱了皱眉,严谨的德国人似乎对王嘉龙的失礼有些不满,虽然各位Don都“宽容”地原谅了年轻人的失态。事情进行得很顺利,让亚瑟对晚上的酒会也产生了三分兴趣,要知道这可是他往常最厌恶的活动。

 

等他回到镜厅时,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色黑色的燕尾服。只有瓦尔加斯穿的白色,完美地凸显了他遗传自祖父的浪漫气质,他正用意大利语和站在他身旁的参谋交谈。与白天的会议不同,酒会上大家不谈生意,只有放松的闲聊。乐队或许不是最好的,但他们的口风够严。酒却总是最好的,而且品种足够齐全。不需要女人,只要酒精和一点格什温,一两个荤段子和会意的大笑,这就是最棒的酒会,plaisir。

 

王家兄弟还没到场,亚瑟猜他们或许正在被王家的家主狠狠地申斥。布拉金斯基已经拿起第二杯伏特加了,但他的眼神依旧十分清亮。瓦尔加斯和丁马克都选了香槟,淡金色的液体在水晶灯的照射下分外迷人。只有阿尔弗雷德捧着一杯可乐,即使是杯沿的一小瓣柠檬也不能掩盖它碳酸饮料的本质。琼斯先生的解释是他还没有成年,这引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该死的未成年,是谁16岁时喝光了老琼斯的收藏的一整瓶Glenlivet还让他“亲爱的表哥”顶缸。亚瑟正想狠狠地挖苦阿尔弗雷德一番,只觉厅内渐渐的静了。他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名黑衫男子正缓缓地走下台阶。玄色的长衫随着他的步伐飘动,他脑后柔顺的马尾也随之轻轻摆动。

 

亚瑟·柯克兰的时间静止了。他僵直在原地,那双琥珀色的双眸正含笑望向自己。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而后突然失去了控制。记忆像走马灯一样回放,那些最美好的,最幸福的,也是最残酷的回忆像从溃堤中奔涌而出的洪水,势不可挡地占领了他的精神和身体。他觉得自己正在旁观亚瑟·柯克兰的世界的粉碎和颠覆,而伴随这一切毁灭的还有他所有的妄想。他就这样看着那人走向自己,醉人的笑容像魔鬼一样撕裂他最后一点骄傲与希望。加百列的号角已经响起,而他站在了圣子的右手边。他无能为力,唯有立在原地,聆听最后的审判。

 

“晚安,柯克兰先生。”

 

  1. plaisir:【法】享乐

  2. Glenlivet:苏格兰威士忌品牌

  3. 最后的审判时,基督右手边的人将进入天堂,左手边的人将被打入地狱

TBC

==================

感觉完全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TAT,希望下一章能好一点


评论(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