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仏耀】听说马卡龙和茉莉花茶更配

美食粮太少,只好自己产

第一次尝试双视角,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蓝带学校设定,仏耀only,日常欢脱风

 

【1】

 

弗朗西斯到达巴黎的时候只拎着一个行李箱,里面散放着半箱衣物和几沓欧元,这还是老贝尔纳趁他父亲不注意时塞给他的。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弗朗西斯不想继承路易·波诺弗瓦的葡萄酒庄园,他想成为一名世界顶级的甜品师,实现儿时立下的梦想。这遭到了老路易的坚决反对,在第三次“交谈”无果后,他用手杖把弗朗西斯赶出了家门。弗朗西斯早就受够了他顽固的父亲和乡下令人窒息的空气,他满不在乎地走出了庄园,拿着老管家塞给他的钱买了一张去巴黎的火车票。

 

现在他在巴黎了,古旧而不掩奢华的房屋,宽阔的街道,镀金的青铜雕像,茂盛的梧桐树,连鸟儿的叫声都显得那么动听。弗朗西斯看了看自己身上宽大的白衬衫,还是他在家时的闲装,他该去买一身体面的衣服才配在巴黎的街道上漫步。

 

等弗朗西斯再从商店里出来时,他已经是一身最时兴的打扮了。香奈儿的设计师的品味一如既往地好,再加上弗朗西斯撩人的微笑,一路上的小姐和太太们都朝他看。他浪步到埃菲尔铁塔下,一条路上树木的树冠都被剪成了长方形。弗朗西斯觉得他们充满了几何美,这是独属于波旁王朝的优雅,只有在巴黎才能体会一二。

 

耳边传来一阵笑声,弗朗西斯看过去,只见一个游客打扮的青年人正对着那些树发笑。他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转身冲自己抱歉地一笑。

 

“抱歉先生,是我失礼了,可它们真像冰棍不是吗?”

 

若是放在往常,弗朗西斯一定会驳斥对方不懂美学,但此时他无心争论。造物主最完美的创造就在他的面前,白皙的脸庞,玫瑰色的脸蛋,蔷薇般娇弱的双唇,最惊艳的是那双金色的眸子,仿佛无暇的琥珀,在太阳下绽放着光彩。他的面孔在柔和中又不失阳刚,这种超越性别的美让阿芙洛狄忒和阿波罗都黯然失色。

 

弗朗西斯回过神来,见对方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他忙清了清嗓子遮掩自己的尴尬。

 

“抱歉,先生,您的美丽让我失语,我敢说布洛罗的赛姬都比不上您的十分之一。”

 

【2】

 

王耀觉得在法国的生活可能比他想象得要艰难。来到巴黎的第一天他就遇到了一个怪人,他那些肉麻的话让王耀的鸡皮疙瘩站了一天。

 

唉,要不是湾湾老吵嚷他做的点心都吃腻了,他至于跑到法国来吗?堂堂王老板亲自到巴黎学习厨艺,说出去只怕把全澳/门的牙都笑掉了。王耀把衣服一件件挂到衣橱里,将空空如也的箱子拉好拉链放到床底。华灯初上,但王耀无心去欣赏斑斓的夜景。八小时的时差令他有些疲倦,他拉上窗帘,缩进被窝里,枕着柯尔特M1911A1安详地睡了。

 

【3】

 

弗朗西斯跟着Google导航来到了法国蓝带厨艺学院,每一个甜品学徒心中的圣地。他到得很早,可以挑一个靠窗的好座位。从这里可以俯瞰街角的咖啡厅,弗朗西斯看见穿着西装的男女在柜台和步道间匆匆穿行,真是可怜,在飞速旋转的世界中,巴黎也难维持她的优雅。突然,弗朗西斯瞥见一个棕色的脑袋。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让周围的人一惊。是昨天在埃菲尔铁塔下见到的天使,他正拿着一杯咖啡走向学院的大门。Trèsbon!这真是玛利亚的恩典!

 

【4】

 

王耀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就感觉他受到了命运的捉弄。昨天在埃菲尔铁塔下偶遇的那个怪人正站着冲他挥手,他只得顶着一教室的目光尴尬地走到他身旁。或许自己应该跟他说清楚,要知道法国佬的脸皮都厚的很,听不懂委婉的劝拒。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那个法国人就一把拉过他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王耀听见教室那头传来低低的谑笑,他的脸更红了。

 

老师的即使出现挽救了王耀,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没人不想在第一天给老师留下点好印象,王耀只好就近坐在弗朗西斯右手边的椅子上。弗朗西斯,这是那个法国人的名字,他强调了好几次,恨不得写到王耀的手上,唯恐亚洲人把他忘了。事实上他早就凭借自己浮夸的手势和言语让王耀记住了他,虽然不是好的方面。

 

厨艺学院的理论课很短,接下来轮到实践部分。王耀自诩在厨房也算游刃有余,但事实证明他想得太简单了。老师要求两人一组完成甜品,而那个该死的法国人第一时间就成为了他的组员。王耀恨恨地切着巧克力,想象他正在剁法国人的骨头。弗朗西斯正在打发淡奶油,他的手法非常娴熟,看起来像是一个厨房老手。这让王耀对他改观不少。王耀一直相信爱美食的人都不会太坏,他决定摒弃偏见好好和弗朗西斯合作。

 

坦白地说弗朗斯西是一个很好的伙伴,他的动作很利落,很善于和其他人合作。王耀和弗朗西斯成为第一组完成作品的学员,他们的蛋糕看起来美极了,沾着糖粉的草莓均匀摆放在顶部,装饰用的白巧克力屑就像是松软的雪。很适合圣诞节或情人节的蛋糕,老师端详后称赏道。

 

王耀一回头,就看见法国人冲他一笑。一缕浅金色的卷发在空中摇晃,晃得王耀有些心乱。

 

【5】

 

弗朗西斯发现最近幸运女神似乎格外眷顾他。自从他和王耀成为一组,他们的关系就突飞猛进,现在王耀已经会和他谈课程之外的事了。他惊喜地发现他的小甜心不仅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有丰富的内心。

 

随后的三个月里他们一直是最棒的一组,有一次他们的作品还被老师拿去给其他教师展示。这多亏了王耀的奇思妙想,将酒酿加到芝士里做成慕斯,多么奇特的创意!弗朗西斯为他的小甜心感到自豪。

 

优秀总是会招致嫉妒的。那两个自诩纯正巴黎人的混球总是找他们的麻烦,他们甚至给王耀起了个外号,幸亏班里那群充满正义感的姑娘们制止了他们。弗朗西斯得承认王耀的魅力是不分年龄跨越性别的,不管是活泼的南方姑娘还是严厉的中年教师都对他格外怜爱。

 

那两个混球又在角落里嘀嘀咕咕,弗朗西斯觉得他们在谋划着什么,他有些担心,提出晚上送王耀回家,但被对方委婉地拒绝了。不过王耀同意周六陪他去奥赛美术馆,这真是意外之喜。弗朗西斯回家后就把衣柜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找出了一年前的一件高定大衣。虽然有些过时,但弗朗西斯相信它完美的剪裁足以弥补这点不足,更何况他的小甜心对时尚并不热忱,他身上的牛仔裤还是三年前的款式,但穿在他身上就是该死的性感。哦,弗朗西斯已经等不及黎明的到来了。

 

【6】

 

王耀很后悔昨天头脑一热答应了那个法国佬的请求。全澳/门都知道王老板只喜欢金条、美元和筹码。一想到弗朗西斯对着莫奈雷诺阿滔滔不绝的样子,王耀就觉得头疼。当他发现自己一直倾慕的人是个不懂艺术的土包子,或许就不会这么缠着自己了吧。王耀觉得有些失落。他随便套上一件毛衫,把柯尔特揣进大衣怀里就出了房门。

 

美术馆之旅比他想象得有趣,弗朗西斯是个很好的导游,他给王耀讲那些画家的生平,又给他解释绘画的技法、构图……王耀发现艺术并没有他想象的高不可攀,莫奈和德加也不总是站在埃菲尔铁塔尖上。

 

游览结束后弗朗西斯送他回公寓,经过Faushon时他进去买了一盒马卡龙。到王耀的公寓楼下时,法国人把昂贵的点心塞进王耀的怀里,还没等后者推拒就潇洒地跑了,徒留王耀对着那盒五颜六色的小点心发呆。

 

【7】

 

弗朗西斯是浪漫主义的拥护者,当他发现自己的小甜心似乎并不热心艺术时,他多少有些失望,但南方人的乐观随即占了上风。你不能要求其他人都和你一样,弗朗西斯对自己说,更何况王耀身上有许多优点,每一点都致命地吸引着他。

 

所以当周一来临时,弗朗西斯像往常一样用拥抱迎接他的小甜心。王耀似乎有些吃惊,两团不自然的红晕浮上他的脸颊,弗朗西斯猜他或许对自己周六的表现不太满意,或许他在担心弗朗西斯会因为他不懂艺术而瞧不起他。真是可爱的小家伙,弗朗西斯觉得他每天都更爱王耀了。

 

课程还是和以往一样,甚至比平时更有趣了,因为那两个混球不在。或许他们被人打了一顿,弗朗西斯幸灾乐祸地想。下午的实践课上,两个警/察的到访惊动了众人,他们声称有人指控王耀故意伤害兼持枪威胁。弗朗西斯看见王耀沉浸在震惊中,连蛋清打发过头了都没注意到。所有人都觉得警/察的指控可笑极了,看看王耀那纤细的手臂,他甚至没有班里的一半姑娘强壮。他金色的眼神就像小鹿一样无辜,让人觉得指责他都是一种罪过。弗朗西斯觉得他不能再看着这些吃干饭的公务员犯蠢了,他站出来为王耀作证,说他上周五晚上一直和王耀在一起。

 

显然警/察也不太相信那两个小混混的证词,他们来找王耀也只是例行公事。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还是把弗朗西斯和王耀带到警/局做了笔录。离开的时候弗朗西斯看到一位大腹便便的警/官正在训斥那两个混蛋,他们坚称自己没有说谎,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们可笑的“证词”。

 

弗朗西斯和王耀踏出警/局大门的时候,教堂的钟声刚好打过六下。深秋的傍晚有些冷了,晚风裹挟落叶在空中打着旋。他刚要与王耀道别,王耀却扯了扯他的袖子,道了一声细不可闻的“Merci”。

 

弗朗西斯笑了,先是微笑,而后是畅怀大笑。他看着王耀有些羞恼的脸庞,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8】

 

王耀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老实说,弗朗西斯站出来袒护他时,他是有些感动的。要知道不是谁都愿意为刚认识了几个星期的人做假证。王耀有足够的信心面对警/察,他确实没想到那两个渣滓会蠢到把枪的事情告诉警/察,毕竟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倒有累累的案底。声名狼藉的混混和纤瘦无辜的亚洲人,警/方会相信谁一目了然。

 

弗朗西斯的勇气与信任着实触动了王耀,可他临别的那一吻又算什么呢?王耀的心里有些乱,他竭力不去想这些,把精神投入到手中的甜品上。这是中等课程的期末作品,王耀花了四天的时间设计,现在是最后的一步了,他要格外用心。

 

以“花”为主题的毕业考试,大部分学员使用了玫瑰花瓣和果酱,也有人用奶油或巧克力做成花的样子。王耀看到了弗朗西斯的作品,薰衣草慕斯搭配红酒Gelato,十足的南方风情。老师非常满意,宣称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作品。接下来轮到王耀介绍他的作品了。白菊茶配茉莉花茶马卡龙,非常中式的作品。一大朵白色的菊花在开水的作用下重新在杯中绽放,配上马卡龙淡淡的绿色,仿佛春日乡间的微风。马卡龙淡淡的茉莉香气是菜品的灵魂,入口的一瞬捕获味蕾,随后便像调皮的少女,一转身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淡淡的回香。

 

“Trèsbon!”老师不由得击节称赏,“这道甜品完全可以在赛事上夺奖!”此言一出,其他老师也纷纷凑过来品尝,而后皆赞不绝口。同学们都赶上来祝贺,王耀也终于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9】

 

弗朗西斯和王耀都以优异的成绩从中级班毕业,进入了高级课程。他们的关系却依然停留在暧昧的阶段。王耀太腼腆了,弗朗西斯略微的冒进都可能吓坏他。法国人觉得他不能再这样步步为营了,还有两个多月他们就将结束同学关系,到时王耀会不会留在法国还是一个问题。弗朗西斯决定采取行动。

 

春天已经到来,街上的梧桐树都长出了嫩芽,野花在草坪上蔓延。弗朗西斯送王耀回家,这是他一个月前才获得的“殊荣”。今天他挑了一条不同的路,他们从学校出来,沿着塞纳河漫步。夕阳随着水波流动,小船载着游客漂过,桥上传来手风琴的歌声,弗朗西斯认出那是《巴黎的天空》。在第三十三根路灯柱那里,弗朗西斯停住了脚步。他拉住王耀,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吻上了那双樱色的双唇。王耀开始挣扎,但他有力的双臂将亚洲人紧紧搂在怀里,让他无处可逃。

 

足足过了一分钟,弗朗西斯才放开快要窒息的王耀。他直视着那双水润的眸子,认真地说道:

 

“Jet'aime,Yao,Je t'aime”

 

【10】

 

“那时候你可没告诉我你是地主的儿子。”

 

“小耀不是也没告诉我你是赌神吗?”

 

“我不是赌神,赌神是濠镜。”

 

“那小耀也是赌/场老板啊,嘛,不过只要小耀爱我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我说你能不能别一脸坦然地说出这么肉麻的话啊?”

 

“诶,我没觉得肉麻啊,这只是哥哥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嘛❤️”

 

“好了⁄(⁄ ⁄•⁄ω⁄•⁄⁄)⁄我知道了。”

 

“所以这也是哥哥表达爱的方式啊~”

 

“喂你摸哪儿呢,昨天不是才做过唔……”


评论(5)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