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朝耀】Godfather(4)(黑/手/党paro)

过渡章,有点寡淡

小菊上线


最近有人提醒我乱打tag,我回去想了想发现自己确实有这个问题。玩lofter一段时间了但是刚刚开始试着自己写文,对于打tag的规则不是很熟悉,十分抱歉(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参考太太们的tag,因为我当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能理解别的厨点进tag却发现没有自己本命的双向CP时的气愤和失落。虽然只是一只咸鱼,但以后出现问题还希望大家能指出ヾ(=・ω・=)o

十分感谢喜欢的各位


前情提要:

(1) (2) (3)

Chapter 4

 

十三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终于穿过了云层。愈演愈烈的失重感将亚瑟从回忆中扯回。阿尔弗雷德已经解决完了第三个蓝蓝路,正捧着超大杯的可乐。杯中的棕色液体似乎已经所剩无几,亚瑟听到吸管底部接触到空气发出的声音。旁边的那个红毛混蛋正在对他的瓦尔特P99进行最后的检查。飞机还在持续下降,亚瑟依稀看得到灰蓝色的海。还有十五分钟就要降落了,亚瑟觉得每一秒都异常漫长,但他又希望这十五分钟能走得慢些。然而世界从不因某个人的意愿而改变它的运行方式。起落架触地带来一阵颠簸,阿尔弗雷德的呆毛也跟着跳动,然而这喜剧性的一幕不能丝毫缓解亚瑟的压力。

 

王家的人应该已经候在机场了。就在离这里20分钟车程的Parisian,五大家族会议即将拉开序幕。距离上一次在那不勒斯召开的会议已经过去五年了,这次轮到澳/门王家做东。王家百年传承,在亚洲的势力自必不说,难得的是他们在欧美也颇具影响。而王家这一代当家人手段格外高明,讲究斩草除根,行事果断狠绝。当年英/国商政两界的大换血据说就是他的手笔,柯克兰家族不过是那次行动中被清理掉的利益集团之一。这都是老琼斯告诉他的。

 

王黯到底是不是王家的人,老琼斯也不知道。或许他是个杀手,甚至是一个Capo,老琼斯吸了一口雪茄,Oscuro特有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散开,要知道亚洲人一向很会保守秘密。亚瑟觉得他在胡扯,可他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也许他潜意识里也是认同的。于是在老琼斯死后的第二年,他踏上了前往澳/门的飞机,决定靠自己来探个究竟。

 

已经入秋了,但澳/门的暑气尚未消散。跨出舱门的那一刻,亚瑟有些后悔没穿那套丝绵混织的西装了。阿尔弗雷德也换上了西装。好吧,他没穿外套,亚瑟觉得自己不能太苛求一个宅男。

 

王家的产业的确离这里很近,它从外面看起来和其他赌场没什么不同,一个富丽堂皇的欧式建筑群,周围是四季常青的棕榈树和法式喷泉。亚瑟穿过与凡尔赛宫镜厅无异的正厅,一路上只看见一列列的侍者和保镖。没有王黯的身影。这是当然的亚瑟,他这样安慰自己,谁家的杀手也不会再大厅里闲逛。十三个小时的飞行让亚瑟有些疲累了,他决定早一点休息,打起精神应付明天上午的会议。

 

==================================

 

本田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他回到房间里卸下行李,把太刀珍重地放在床头。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去找Don汇报,但他觉得自己身上还残留着些血腥气,尽管他在上飞机前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本田菊决定洗一个战斗澡。8分钟后,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精瘦而苍白的身体,用玄色的浴衣把它包裹起来。回到卧室,他从行李里掏出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盒子,捧着它走上68层,确认自己的仪态没有丝毫不妥后,敲响了檀木雕花的八折门。

 

“请进。”

 

本田菊推开门,木屐踏上青砖发出清脆的声响。转过紫檀透绣山水的十六扇屏风,只见一名男子正歪在塌上,青丝散乱,一弯臂膀搭在靠枕上。他身上穿着大红棉纱的长衫,上面满绣着……Gitty。

 

“是小菊啊,快过来坐。”

 

"是,耀君。"本田菊把盒子放在榻前的高几上,刚要坐在下手边的一张椅子上,就被王耀一把拽到了榻上。

 

本田菊刚想说这不合规矩,就撞入了那双琥珀色的笑眼,他只得把头垂下去来遮掩泛上两颊的红晕。王耀坐了起来,摸了摸他略带水汽的头顶,这下他的耳朵也红起来了。“那个……耀君,这个送给您。一点心意不成敬意。”他忙忙地把盒子塞进王耀的怀里,好像情人节送出本命巧克力的高中生一样。

 

还好王耀没有再逗弄他。本田菊看着他用纤长的手撕开印着樱花的包装纸,打开盒盖,然后眼睛瞬间绽放出光芒。“这不是滚滚吗!”王耀拿出熊猫玩偶,抱在怀里蹭了蹭,“好可爱阿鲁!谢谢你小菊!”

 

“这是上野公园的限定版,耀君喜欢就好。”本田看着王耀的笑颜,不由得嘴角也向上翘起了一个弧度。王耀只有放松的时候才会带出“阿鲁”的口癖。他看着王耀把新收到的玩偶放到了床上,那张紫檀雕镂牡丹的拔步床已经被滚滚占领了,其中多一半都是本田送他的。他想象着每晚王耀陷在滚滚堆里的样子,眉眼也变得更加柔和了。

 

“话说回来,”王耀走回榻前,“你也知道了吧,另外四个家族的人已经到了。”

 

“是的”,本田正色道。

 

“明天我打算派嘉龙和濠镜去。你和阿玲在暗中看着,如果他们有不周到的地方帮着他们些就行了。”

 

本田菊对王耀不打算参加会议有些惊讶,但他很知趣,从不多问。这也是他18岁就能成为王家水晶杀手的原因,要知道当家人的一点垂爱并不足以使一个日/本/人在王家立足。

 

“另外,帮我留意那个琼斯,还有瓦尔加斯家的那个小鬼。”

 

“请耀君放心,在下必当竭尽全力。”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