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联五】当王耀沉迷FGX时

算是APH×FGO的小段子,但没玩过FGO也完全不影响阅读


CP:王老吉(但本脑残段子基本没有恋爱元素,只要不雷应该都可以吃)


保佑我抽到泳装Saber




最近王耀很不正常。

 

这是联四观察数周后得出的结论。首先,中国人改变了他千年如一日的老年人养生作息,常常凌晨两点微/信还在线,早上开会时反而睡眼朦胧。其次,根据王嘉龙和王濠镜的情报,王耀最近找他们搓麻的次数大大降低,也不再找胡同口刘大爷下棋了。最后,也是阿尔弗雷德着重强调的一点,就是王耀催他还债催得越来越急了。尽管以前这个频率就不低,但它在最近达到一个峰值,已经严重影响到美国人的生活质量。用他的话说,就是“Hero甚至不得不放弃巨无霸,而选择一美元的麦香鸡”。

 

针对王耀身上的种种异常,联四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他一定是恋爱了,”弗朗斯西捋了捋自己卷曲的金发,胸有成竹地说道。

 

伊万微笑着把法国人的头按进桌子里,“万尼亚觉得小耀只是压力太大了呢☆”

 

亚瑟无视盟友的惨叫,摸了摸下巴,“或许他遇到了什么经济上的困难,这可以解释他为什么急着让阿尔弗雷德还钱。”

 

“不,我觉得他只是变得更加抠门了,”阿尔弗雷德悲愤地说。

 

四个人从会议室讨论到餐厅,也没有得出什么实质性的结论。“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呢?”阿尔弗雷德一边嚼着憨八嘎一边说。

 

“不不不,”弗朗西斯摇了摇手指,“恋爱是很微妙的,说不定耀他感情进展不顺利,所以才每日辗转反侧——”法国人英俊的脸庞又受到了番茄汁的洗礼。

 

英国人掏出绣花手绢优雅地擦了擦手,“或许我们可以问问他周围的人。”

 

“很好,”阿尔弗雷德推了推眼镜,难得露出一丝精明的目光,“那你觉得王嘉龙,王濠镜和王晓梅中谁和我们的关系最好呢?”

 

餐桌上陷入了一阵沉默中,良久,亚瑟扯起了一个微笑,“或许我们可以问问本田菊。”

 

 

“诶?耀君最近不正常?”

 

“作息不规律啊……可能是在肝活动吧,毕竟这次的限定从者很可爱嘛~”

 

“什么活动?游戏活动啊……具体来说是FGX的活动。”

 

看着因为出现金卡而手舞足蹈的日本人,联四陷入了迷之沉默。

 

“所以耀他昼夜颠倒只是因为沉迷游戏?”这是亚瑟沙哑的呢喃。

 

“所以他催hero还债只是为了氪金?”这是阿尔弗雷德悲愤的诘问。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游戏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啊!”这是四人震惊的呐喊。

 

 

理智蒸发EX的亚瑟和伊万率先冲到了王耀的房间,紧随其后的是吃瓜群众弗朗西斯和当代杨白劳阿尔弗雷德。

 

“哎呀,不愧是看板娘,又漂亮又能打,”中国人对屏幕上某Saber微笑道。

 

“为小耀战斗的话,万尼亚也是可以的!”破门而入的伊万抱住王耀大喊。

 

“等等……放开我!”王耀试图挣脱俄罗斯人的臂膀,“我的Saber!”

 

“这是谁啊?”阿尔弗雷德捡起王耀的手机,“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亚瑟王?”

 

“不!亚瑟王不可能是个女孩!!!”

 

 

 

一片乱斗过后,伊万和亚瑟总算是冷静下来了。

 

“因为游戏就抛弃万尼亚什么的,太过分了!”

 

“抱歉啊,”王耀摸了摸俄罗斯小熊的头,又转头对亚瑟微笑道,“亚瑟也是……亚瑟?”

 

英国人正盯着屏幕上各种服饰的阿尔托利亚和阿尔托莉雅们,咽了咽口水,终于艰难地开口道,“其实,如果耀你有这种需求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

 

“诶?”

 

亚瑟指着CCC活动的限定护士服礼装,脸羞得通红,“反正愚人节的时候也穿过了,再穿一次也不是不可以……”

 

“等等,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啊?!”

 

 

 

 

========================

 

“说起来,从刚才开始就没听到胡子混蛋的声音啊。”总算弄明白情况的绅士假装镇定地饮了一口红茶。

 

“不会又在谋划什么阴谋吧?这次万尼亚可不会放过他了哦☆”

 

与此同时,隔壁。

 

“等等,弗朗西斯你冷静一点啊!”阿尔弗雷德试图抢走法国人的手机,“你已经氪了四单了啊!”

 

“不,哥哥不会放弃的!”弗朗西斯坚定地投下三十个石头,只见一阵金光闪过。

 

【Servant·Ruler——贞德,能够与您见面真是太好了!】


评论(22)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