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露中/仏英】很高兴遇见你

无意义片段,仅记录我的脑洞。



“咔,”王耀剪断百合花茎,将盛放的白色花朵插进梅瓶里。他环视四周,看着装点一新的房间满意地点点头。尽管他一丝不苟的爱人一向将房间收拾得十分干净,但他还是特地花了一番心思装饰。


就在昨天,他迎来了一位新邻居。或许在旁人看来这算不上什么,但对于王耀来说,这无疑为他过于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活力和新意。因此尽管他对这位新邻居一无所知,他还是热情地邀请对方来家里做客。

 

“是的,我不否认他看上去有些轻浮,”王耀对爱人说道,“但我觉得波诺弗瓦先生是个好人,你会喜欢他的。”

 

对此,他的爱人仅回以一个不置可否的微笑。

 

“叮咚——”

 

“是波诺弗瓦,”王耀打开门,“你好……”

 

回应他的是一个热烈的拥抱,“Bonjour!耀你今天真美,哦当然我没有别的意思亚瑟你不要生气……”弗朗西斯冲身后讨好地笑笑。“耀,这是我的爱人亚瑟。亚瑟,这是我们的新邻居王耀。”

 

“你好,”王耀冲亚瑟微笑道,“请坐,我去给你们沏茶。天呐伊万你怎么还在看电视,快来打招呼。抱歉,伊万他有些内向……”

 

“没关系,”弗朗西斯理解地笑笑,“很高兴遇见你,伊万先生,你们看起来真般配。”

 

一抹绯红飞上王耀的脸颊,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忙去煮水烹茶。不一会儿,绿茶的香气便弥漫在整个房间中。

 

“不知道你们喝不喝得惯,”王耀捧着四盅茶走到沙发旁,将两盅奉给弗朗西斯,自己端起一盅品了一口。“很抱歉我这里没有咖啡,因为很久没有客人就没预备。”

 

“看起来很不错,”弗朗西斯尝了一口,“这附近没有其他人家吗?”

 

“或许有吧,但我和伊万搬进来以后从没遇到过其他人,您还是我们的第一位邻居呢。你们是从哪里搬过来的?”

 

“巴黎,那里很棒,但家人说这里更适合疗养,总劝我搬过来,虽然我并不需要疗养,或许他们是怕我赶稿子的压力太大了吧。”

 

“您是一位作家吗?”王耀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的,我在杂志上连载小说,亚瑟是我的责任编辑,他总是来我家催稿,渐渐地我们成为了朋友,后来是爱人。编辑部似乎乐见其成,有人24小时监督我让他们放心多了,其实我也只拖过几次嘛,再说艺术这种事要靠灵感,没有灵感无论怎么着急都写不出东西来,”弗朗西斯一副专家派头,看着有些好笑,“耀你呢?”

 

“我可比不上您,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罢了,我和伊万是在画展上认识的,那时候我还以为他只是一个美院的学生,后来才知道那天展出的画作有一半是他的……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我们算是一见钟情,”王耀羞涩地笑了笑。

 

“或许这就是命运。”

 

“是的,命运。”

 

“您喜欢烹饪吗?”弗朗西斯话锋一转,“请原谅我的无礼,但您看起来经常下厨。”

 

王耀下意识地摸了摸手上的老茧,“是的,我喜欢美食,也喜欢制作美食的过程。”

 

“那真是太棒了!改天我们或许可以一起探讨,鉴于我的爱人……嘿别瞪我亚瑟,你得承认你在这方面没有天赋。”

 

“好的,”王耀忍笑答道。

 

“这是您和伊万先生的照片吗?”弗朗西斯瞥见餐厅的照片墙。

 

“是的。”

 

“你们看上去可真英俊,特别是穿礼服的那张,你们身后站的是保镖吗?还有……那张是打猎的时候拍的吗?耀你拿的是霰弹枪吗?真酷!我也想和亚瑟去打猎,但总是没有时间……”

 

“耀?”

 

王耀的身体微微一震,似乎被从冥想中唤醒,“抱歉,我有些走神了。”

 

“没关系,”弗朗西斯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这个时间了,鉴于我们还得收拾一下房间,请原谅我要失陪了。”

 

王耀将弗朗西斯送到门口,眼看着法国人回到房间才关门。

 

“真是有趣的两个人,”王耀对爱人笑道,“哎呀,我冲的茶不合亚瑟的胃口吗?”

 

空旷的房间中,两杯满满的热茶幽幽散发着蒸汽。

 

 

================================


给没看懂的小伙伴:


其实伊万和亚瑟都已经去世了,只是王耀和弗朗西斯幻想他们还在身边,证据是伊万和亚瑟都只出现在王耀和弗朗西斯的动作和语言描写中,以及最后没喝的两杯茶。王耀曾经是一个杀手,证据是手上的茧子和霰弹枪,但他幻想自己是一个普通职员,这样就可以和伊万过上平静的生活。


之所以一直没有邻居和访客,是因为王耀住在精神病院,弗朗西斯是第一个搬来的病友(家人建议他去疗养)。

评论(11)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