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联耀】教官你真的是Omega而不是OMG吗(番外1)

正文卡壳了,先放个番外上来,讲的是老王以前的故事。


正文:(1) (2)




番外 1

 

作为王家的长子,联邦最强大最暴力的Omega,王耀堪称是联邦的风云人物。不少人都好奇王家是怎样培养出这样一个奇葩的,对此王家父母表示,我们真的是无辜的。

 

王耀是王家的第一个孩子。王家三代单传,因此王妈妈一怀孕就惊动了全家,尤其是王爸爸,简直把王妈妈当大熊猫看待,到处搜罗珍惜补品。不过相比其他准妈妈和准爸爸对孩子性别的关注,王家父母表示无所谓——反正王家只出过Alpha。

 

王妈妈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胎动。

 

“宝宝这么活泼,一定是个强大的Alpha!”王爸爸自豪地说。

 

然而现实跟王家人开了个玩笑,看到新生儿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王家的长子竟然是一个Omega!看着宝宝的小脸,王爷爷不禁留下了泪水。

 

“老天开眼了啊!”王爷爷举起王小耀,激动地哽咽道。要知道王家祖上八辈都只有糙汉Alpha,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家里还能添一个Omega,定是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保佑!

 

因此王耀一诞生就备受全家宠爱,满月酒更是办得隆重无比。王耀也不负众望,五个月就学会说话,一岁学会走步。王爷爷喜欢得不得了,连幼儿园也不让去,养在膝下亲自教导。

 

然而王爷爷忘了,作为在军队里混了一辈子的大老粗,自己完全不知道如何养育一个Omega。还好王小耀十分乖巧,又有家政机器人帮忙,才得以平安长大。

 

王小耀上学的那天,王爷爷出动了一个连护送他到学校,并亲自找到校长再三叮咛,唯恐自己的乖孙被人欺负了。谁知王爷爷上午离开学校,王爸爸下午就被班主任请到了办公室,原因是王小耀把同桌小Alpha的脸打肿了。

 

“他拽我的小辫子!”王小耀向王爷爷控诉。

 

“打得好!”王爷爷鼓掌,“下次还打他!”

 

王爸爸感觉自己的儿子要被养歪,但迫于王爷爷的淫威没敢插话。

 

后来,王爸爸无数次悔恨自己的懦弱。

 

中学的时候,王耀又被请家长了,这一次是因为他打断了三个Alpha同学的腿。

 

“他们竟然敢欺负嘉龙!”王耀气愤地拍桌子。

 

王嘉龙配合地躲在哥哥背后,一副受惊的样子,演技满分。

 

看着眼含泪花的幼子,王爸爸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舍得斥责长子。

 

后来,王爸爸无数次悔恨自己的心软。

 

好在那三个学生的家长没有声张(毕竟Alpha被Omega打得满地爬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王耀温柔体贴的形象才没有崩塌。

 

至少到那一天。

 

毕业后,王耀成为了一名军官。尽管军部对一个Omega参军颇有微词,但考虑到王耀和王爷爷凶残的战斗力,他们最后还是选择了默许,前提是王耀要保证按时服用抑制剂。两个月后,王耀带着一箱抑制剂登上了战舰。

 

巡航的日子异常平静,尽管舰上的娱乐十分有限,但实战本身就足以令新兵们乐在其中。年轻人在饭后聚在餐厅讨论八卦,几个领头的Alpha则在训练室里发泄他们过剩的精力,不久后一个Omega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不用说就是王耀。

 

巡航的第十七天,侦察兵发现了星际海盗的战舰。全体士兵都进入了备战状态,但飞船内的气氛并不甚紧张。虽然参加任务的大都是新兵,但他们也是经过层层筛选才能进入第一军团,对付这种杂鱼应该最轻松不过。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是星际海盗的圈套,等联邦的战舰进入战斗区域内,他们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三艘重型战舰包围了。中校下令撤退,但为时已晚,猛烈的弹火砸在战舰上,损害了控制系统,主控室内一片混乱。更糟糕的是王耀的发|情期提前开始了,而抑制剂还在下层的宿舍内——刚刚飞船的震荡震碎了他手边的那支。Omega信息素的甜美气味开始在飞船内弥漫,Alpha士兵和闯进战舰的星际海盗开始躁动,终于无法抵抗本能,向信息素的源头涌去。

 

满面潮红的王耀正倚在墙上,试图按捺血液中的燥热,但Alpha信息素越来越浓郁,将他的理智腐蚀殆尽。终于,当第一个Alpha扑上来时,王耀热情地搂住他的腰,一个……背摔就让他陷入了昏迷。

 

先驱者的悲惨遭遇并没能吓退其他Alpha,他们前仆后继地涌上来,又一个个被王耀踩在脚下。战舰变成了惨烈的战场,联邦和星盗的军服杂列在地上,只有一个眼含春色Omega屹立其间。

 

战斗之惨烈让星盗心生畏惧,首领连忙让手下调出数据,查一查他到底是何许人也。

 

“头儿,这好像是一个新入伍的……Omega?”

 

“你脑子进水了?”星盗首领怒瞪手下,“你见过这么凶残的Omega?”

 

“可是资料上确实是这么写的……”

 

“愚蠢!”星盗首领一掌拍碎了桌子,“这肯定是联邦的阴谋,让人形武器假扮成Omega来降低我们的警惕!”

 

“头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星盗们战战兢兢。

 

“还能怎么办?撤退!”

 

经此一战,王耀彻底在联邦内外扬名。联邦军部的高级将领斥责他削弱了同伴的战斗力,险些酿成大祸,誓要将他送上军事法庭。

 

“要不是我孙子,他们能平安回来?”王爷爷此言一出,会议室又陷入了寂静。最后,双方不得不做出妥协,军部不再追究王耀的责任,也保留王耀的军籍,但王耀此后再不得再参加实战。

 

离队的那天,王耀和战友们一一握手道别。望着战友们布满绷带的身躯和惊恐的面孔,王耀不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从此,王耀开启了他在联邦军校的教学生涯。

 


评论(23)

热度(1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