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米耀】Deception

之前许诺的短篇

想搞意识流结果一塌糊涂的我哭唧唧



【1】

 

今天的阳光十分明媚,王耀推开客厅老旧的木窗,和煦的暖风倏然闯进房内,吹得长案上一叠宣纸唰唰得响。

 

“大哥,我们出去了!”

 

两个半大的孩子拿着新做好的风筝冲向门口,几乎连鞋都来不及穿,就奔向了远处的田野。草木刚刚生发,毛茸茸的,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新绿的毛毯。

 

女孩子迫不及待地放弃了自己手中的风筝,软翅子的大凤凰顺着风儿飘升,不一会儿就飞了起来。男孩子也不甘示弱,举着威武的老鹰跑起来,可放了半天也没放起来,只及房高就掉下来,急得他满头大汗,最后只好窘迫地跑了回来。

 

“大哥偏心,给小妹做了个漂亮的大凤凰,就给我做了个坏的。”

 

王耀看着男孩窘迫的小脸,笑了笑,

 

“这是顶线没拴好,等大哥重新给你拴一下。”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威风的老鹰也在空中翱翔了起来,和凤凰并肩飞行。

 

 

【2】

 

今天的阳光依旧明媚,王耀推开客厅老旧的木窗,和煦的暖风倏然闯进房内,吹得长案上一叠宣纸唰唰得响。

 

杏花已经凋谢,留下累累的杏子。四季桂和桃花开得正好,王耀提着喷壶穿梭在花木间,厨房窗台上老旧的收音机里传来咿咿呀呀的歌声。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王嘉龙正在书房里练字,他刚刚写了一百字,却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旁边的王晓梅倒是心静如水,一色小楷十分秀媚,格仿簪花,颇有蔡姬谢女的风采。

 

十三四岁的男孩正是淘气的时候,哪里沉得住起气。王嘉龙看王耀正在园子里劳作,悄悄地凑到王晓梅旁边。

 

“待会儿大哥来的时候我们吓唬他一下……”

 

“嘉龙!”

 

王嘉龙浑身一僵,转过头来,只见王耀正站在窗前盯着他。

 

“今天加写两百字。”

 

男孩儿浓密地眉毛立刻皱成了一团,“大哥我错了,我保证下回不敢走神了,您就别罚我了……”

 

“三百字。”

 

王嘉龙更加幽怨了,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活像被宠妾摆了一道的正房,看得王晓梅忍不住用袖子掩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乖,好好写,晚上大哥给你做陈皮鸭。”

 

 

【3】

 

今天的日光有些暗淡,厚厚的云层挡住了太阳。王耀有些不安,他阴天的时候总会这样。一阵风吹过,客厅老旧的木窗咯吱咯吱地响,王耀刚要走过去把它关上,却被尖利的门铃声打断了。

 

“耀,是我!”

 

一个金毛从门缝里钻进来,王耀不禁向后退了一步。是一个年轻的美国人,顶着一根呆毛和一副眼镜,穿得像一个探险家。

 

他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就好像加州的阳光,四季都不会短缺,但王耀却平白地开始恐慌,好像那扬起的嘴角随时都会变成一张血盆大口,把一切吞噬殆尽。

 

“嘿,耀,我来接你回去了……”

 

恐慌上升为心悸,王耀的手开始颤抖;他不敢再去看那张脸,甚至不敢再这样面对他。

 

“砰”,王家的大门狠狠地关上。

 

 

【4】

 

今天的阳光依旧明媚,离那个美国人到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王耀仍时不时地感到心悸。于是他尽力投入到园艺工作中,不去想那些烦心事。

 

白牡丹已经盛开,红牡丹和粉牡丹也将开未开,只有绿牡丹还羞涩地打着朵。王耀轻轻的抚摸每一朵花骨朵,好像这样就能让它们快点开放似的。

 

廊上的风铃在风中歌唱,嘉龙躺在凉席上睡觉,眼睛周围有两个墨画的黑眼圈,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干的。王耀放下喷壶走到榻前,为他搭上一床薄毯。

 

“请问王耀在吗?”

 

“咚咚”的敲门声响了三下,接着又是三下,王耀下意识地看了看塌上的嘉龙,男孩睡得正熟。

 

房门拉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双警惕的眼睛,“你是……”

 

还是之前那个美国人,他今天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就像是隔壁家的大男孩。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只是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元气,多了几分平淡与真实。

 

王耀没想到还会见到他,他极力编造一个借口将对方赶走,但在对上那双婴儿蓝的眸子的时候又有些无所适从。王耀从没见过那么纯粹的蓝色,纯粹到不含一丝杂质,就像人迹罕至的热带海域。

 

“上次冒然登门吓到你了实在抱歉,我是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

 

 

【5】

 

阿尔弗雷德成为了王家的第一位访客,此时他正坐在客厅里,好奇地观察周围的一切。

 

老旧的客厅,老旧的台阶,老旧的回廊,这座建筑物无处不透露着时光的沧桑,然而用心的呵护又让这种沧桑转变为一种温暖。墙上到处都是老照片,男孩的,女孩的,还有王耀和他们的合影;茶几上的花瓶里插着几只四季桂,花梨木条案上用镇纸压着一叠宣纸,阿尔弗雷德凑上去看了看,是临摹的蜀素帖,与真品无二。

 

王耀捧着一杯新茶,神情复杂地看着不请自来的访客。坦白地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留下这个美国人,特别是第一次见面时对方还给自己一种强烈的不安。或许是太久没有访客了吧,王耀长叹一声,将茶杯递给阿尔弗雷德。

 

“你是谁?来干什么?”

 

“我刚刚搬过来,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别胡说了,我们没有……”王耀指着屋外说道,却惊愕地发现东窗外正矗立着一幢房屋。是那种红砖砌成的美式建筑,就和王耀以前在外国小镇上看到的一样。

 

美国人笑了,他掏出一个一牛皮纸袋,“要尝尝我烤的花生酱饼干吗?”

 

 

【6】

 

美国人成了王家的常客。每天嘉龙和梅梅出去玩的时候,他都会来王家的客厅里坐坐,顺便尝尝王耀的手艺。

 

“耀你做的点心实在是太好吃,”阿尔弗雷德的嘴里塞满了核桃酥,眼睛还盯着那一盘桂花糕。

 

王耀看着狼吞虎咽的美国人,无奈地递给他一杯茶,“慢点吃别噎着,又没人跟你抢。”

 

“你不知道我表哥的厨艺有多差,我能活到现在都是一个奇迹。”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阿尔弗雷德都在吐槽自己表哥的厨艺,王耀耐心地听着,时不时给予理解的微笑。这个精力旺盛的大男孩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如果是别人王耀可能会觉得聒噪,但放在阿尔弗雷德身上他反而觉得可爱。王耀发现自己对这个美国大男孩总是格外的宽容。

 

墙上的自鸣钟敲过六下,阿尔弗雷德这才急匆匆地站起来告别,临走前他塞给王耀一个小盒子,嘱咐王耀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再打开。

 

王耀在门口送走阿尔弗雷德,盯着手里的盒子发怔。

 

晚上把嘉龙和晓梅哄上了床,王耀一个人坐在灯下观察阿尔弗雷德给他的小盒子。皮革制的表面已经有些磨损,但保存得不错,看得出它的主人很爱惜它。轻轻掀起盒盖,是一枚金色的勋章。

 

“向我们勇敢的英雄xx致敬……”中间应该是勋章主人的名字,但是字迹模糊不清,好像被一层雾罩住了。王耀用布轻轻擦拭,依旧没有变化,他只好放弃。但一种熟悉的感觉笼罩在心头,好像这个动作他已经做过无数遍。

 

带着种种疑惑,王耀陷入了睡眠。

 

 

【7】

 

『琼斯上校,这已经是一个月内的第六次了,您不能再……』

 

『闭嘴!只差一点……这一次一定能成功的!』

 

『Baka!你想死吗?』

 

『柯克兰少将?!』

 

『如果你死了,谁来把耀带回来?』

 

『……我,我只是……』

 

王耀从睡梦中惊醒,这是他很久以来的第一个做梦,还是一个奇异的噩梦。琼斯上校?带回来?王耀想起第一次和阿尔弗雷德见面的时候他也提到了“回去”。他摸了摸濡湿的后背,准备去冲一个凉。天色还早,但王耀已经睡不着了。

 

王耀开始盼望阿尔弗雷德的到访,希望美国人能给他解答疑惑。但一个月过去了,阿尔弗雷德却一次也没有出现,这让王耀不禁有些担心。就在他忍不住要上门拜访的时候,美国人终于到访了。

 

依旧是灿烂的笑容,但那一向红润的脸颊却显得有些苍白,眼中也带着疲惫。阿尔弗雷德接过王耀递来的热茶,在对方关切的目光下道出了自己的故事。原来这段时间美国人被表哥抓回老家处理事务去了,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连给王耀写信的时间都没有。

 

“柯克兰家都是吸血鬼,”阿尔弗雷德抱怨道,“相比之下老葛朗台简直太慷慨了。”

 

“柯克兰?”

 

“是的,我的表哥叫亚瑟·柯克兰,你听说过他吗?”

 

王耀想起了梦里出现的那个柯克兰少将,不禁心里一颤,但他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不安。

 

“没有。话说回来,你给我的那个勋章是谁的?你探险得到的吗?”

 

阿尔弗雷德的表情有些古怪,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说道。

 

“是你的,耀。你不记得了吗?”

 

 

【8】

 

王耀站在阿尔弗雷德家的门前,心里有些忐忑。一种接近真相的紧迫感让他心跳加速,但他更愿意把这归于第一次拜访时的紧张。

 

阿尔弗雷德打开房门,将他引入玄关。美国人自己穿上蓝色的人字拖,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摆在王耀脚边。那是一双毛茸茸的熊猫拖鞋,两只圆圆的熊猫耳朵支着,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家里常备的客用拖鞋。

 

王耀趿了鞋,跟着阿尔弗雷德走进客厅。典型的美式装潢,木制家具粗犷而自然,红砖砌成的壁炉极具年代感,四面墙壁上挂满了照片。东面墙上最右边是阿尔弗雷德小时候的照片,男孩穿着童子军的制服,挺着小胸脯,等待老师将徽章别在自己胸前,过分认真的表情让王耀忍俊不禁。再往右是阿尔弗雷德稍大时的照片,然后是阿尔弗雷德大学毕业的照片。大男孩穿着学士服,对着镜头笑得格外灿烂,他的一条胳膊正搭在右手边的同学肩上,那是一个亚洲人,比他娇小些,他似乎对美国人亲密的举动有些不适,但眼中透露出的更多的是无奈和包容。

 

那个亚洲人几乎出现在后面的每一张照片中,他总是穿着一身笔挺的军服,只有胸前的勋章不断增加。而阿尔弗雷德总是站在他身边,揽着他的肩或是拉着他的手,就好像最亲密的战友,又好像默契的恋人。在最后一幅照片中,美国人单膝跪地,将一大捧牡丹献给对面的亚洲人;亚洲人的脸上满是惊喜,琥珀色的双眸中仿佛闪烁着星芒。

 

『耀,我们结婚吧!等嘉龙和晓梅回来,我们就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一定要比亚瑟的豪华一百倍!』

 

『你有钱办婚礼还不还我钱?』

 

『等我们结婚了hero的钱不就是你的了吗?』

 

『哼,什么时候你能挣钱,亚瑟都能反攻成功了。』

 

『嘿嘿。』

 

 

【9】

 

王耀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床上。他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头部,开始拼凑支离破碎的记忆。他记得自己正在阿尔弗雷德家看照片,然后头脑里突然出现响起一段对话,这之后……他就昏倒了。

 

这次到阿尔弗雷德家的拜访不但没能揭开王耀的疑惑,反而让他产生了更多疑问。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的照片里?美国人和他似乎有过一段非常亲密的关系,但为什么他对此毫无记忆?

 

王耀感觉自己已经摸到了真相,他隐隐感到通往真相的钥匙就在自己脑中。他开始整日坐在房中思索,探索那些他以前拼命封锁的领域。他开始频繁地做梦,梦到自己和阿尔弗雷德一起逃课,一起毕业,一起度假,一起作战。有一晚他梦到自己驾驶机甲斩杀了数百敌军,却因此受了重伤,差点没能撑到医院。醒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紧张地盯着自己,看到自己醒了又是哭又是笑,抱着自己不撒手,像个三岁的孩子,让前来颁奖的司令都大开眼界。他梦见阿尔弗雷德穿着穿不惯的西服和自己在高档法餐厅里用餐,然后突然跪下向自己求婚。他还梦见一个大雪天里,自己去机场接嘉龙和晓梅,结果只等来了一句冰冷的“节哀”……

 

王耀“唰”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中的不安和恐惧上升到顶峰。

 

“嘉龙!晓梅!”

 

没有回应。王耀光着脚跑到弟妹的房间里,床上空空如也。书房,回廊,花园,全部空无一人。

 

“嘉龙!晓梅!你们在哪儿?”

 

他撕心裂肺的呼喊着,没有回应。他跑出家门,在灿烂的星光下奔走。呼声在风中消散,回答只是寂寥的回音。他奔跑着,在无边的荒野中疾走,迎面而来的只有晚风和寒意。终于,他因为体力不支跌倒在草地上。泪水滴在草叶上,在茫茫星海的照耀下闪烁着琥珀色的光芒。

 

黑暗侵蚀着天际,远方的家已经消失不见,连同那幢突然出现的洋房一同溶解在夜色中,一同消失还有草原、大地和风,只剩下无垠的星海。王耀在星海中漂浮,迷茫地看着无数光点在自己身边闪烁。耀眼的光芒从怀里泄出,王耀伸向怀里,发现光源正是阿尔弗雷德送给自己的勋章。

 

金属勋章在夜幕中发出耀眼的白光,金色的纹路在上面流淌,

 

“向我们勇敢的英雄耀致敬。”

 

白光向远处蔓延,包裹了整个世界。

 

 

【10】

 

王耀感觉自己正被温暖的液体包围,就好像蜷缩在母亲肚子里的胎儿。他的头脑异常清醒,但身体告诉他他正在沉睡。他试着动了一下胳膊,没有反应,腿也是。只有右手的食指还听话些,微微弯曲了一下。

 

『"滴——"』

 

『报告教授!刚刚仪器有反应!』

 

『什么?天呐……少校的身体有反应了!快把治疗仓切换到模式二!』

 

大量的氧气涌入胸腔,王耀的知觉开始慢慢恢复,先是触觉,然后是听觉,光感……身边的液体正在流逝,转而贴过来的是寒冷的空气。终于,王耀积攒了足够的力气,费力地睁开千斤重的眼睑。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清澈的婴儿蓝,以及一根金色的呆毛。


评论(11)

热度(197)

  1. 下页※海贼迷ASL♥珊Ar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