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朝耀】Godfather(9)(黑/手/党paro)

果然一说BE看的人就少了吗(捂脸),不过我是不会放弃填坑的


本章阿尔黑化,主要讲英Sir和老王的感情


前文:(1)(2)(3)(4)(5)(6)(7)(8)


Chapter 9

 

如王耀所料,阿尔弗雷德的白/粉生意进行得并不顺利。事实上,琼斯家族的人刚到越/南就收到了当地人的一份“大礼”。天知道他们怎么会降落到雷区附近,显然湿热的气候并没能使这些地雷失效,七个队员用生命证明了这一点。王家的积威颇重,当地有头脸的家族都不敢和琼斯家族合作,唯一愿意铤而走险的专做白/粉生意的黎家。他们在老/挝和缅/甸的人脉很广,能很快搞到不少货。当然,他们的价格也不便宜,算下来几乎没给琼斯家族留下什么赚头。阿尔弗雷德想要收服这些流氓,却和约翰逊一样遭到了顽强的抵抗。这些游击队的后代深谙丛林战的要点,让阿尔弗雷德带来的现代化武器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现在亚瑟明白王家为什么选择妥协了,用阿尔弗雷德拿不到的市场换一条航线,这是稳赚不赔的交易。更何况王耀转手就把航线卖给了卡里埃多家族,阿尔弗雷德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摔碎了两个乾隆官窑的花瓶。虽然菲利普·阿方索·卡里埃多不敢得罪琼斯家族,但他手下那帮蠢货只专注于眼前那点蝇头小利。他们联手杀了菲利普,倒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机会。他派人给菲利普盖了一个黑掌印,就照着十年前丽萨身上的样子。当然,这件事是绝对保密的,除了阿尔弗雷德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阿尔弗雷德拒绝撤出东/南/亚,他已经在这里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金钱,他拒绝空手而归。既然蛋糕这么大,为什么他不能来分一杯羹呢,何况王家的势力也并没有渗透到东/南/亚每个角落,想要摆脱王家自立门户的大有人在。正好王家的人来电,想让琼斯家族就弗朗西斯的行动给出合理的解释。那么不妨把这变成一次谈判,如果王家同意最好不过,如果他们不同意,阿尔弗雷德就有足够的理由把这变成一场战争。

 

去吧亚瑟,去告诉王耀,合作是他最好的选择。阿尔弗雷德把表哥送上了飞机。他敏锐地察觉到那次会议之后亚瑟变了,他不再怀揣那些可笑的怜悯和良知。这才是琼斯家参谋该有的样子,爱情不能使人坚强起来,但痛苦可以;光明总是让人向往,但只有黑暗能包容你的所有。

 

这是亚瑟第二次到访Parisan,距离上次还不到半年。他已经不再留意周围华丽的装潢,也不再试图在人群中搜寻王耀的身影。他知道王耀会在他脚步的尽头等着他,同他的长衫、扇子和白玉扳指。

 

侍者带他来到偏厅,依旧是巴洛克式的装饰,却比大厅和会议室显得舒适和轻松。王耀端坐在沙发上,他的面前摆着两杯红茶,不是大红袍,而是正宗的大吉岭。亚瑟在他的致意下落座,侍者送上淡奶和砂糖后便退下了,整个厅里又只剩下他和王耀两个人。

 

“想必柯克兰先生此行有不少要说的?那我们先谈谈波诺弗瓦先生怎么样?”王耀不紧不慢地说。他依旧一派淡然,好像差点葬身弗朗西斯枪下的不是他一样。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中透射出犀利的光,仿佛要刺穿对方。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以个人名义来到贵埠,他的任何行动都没有向琼斯家族报备,这次行动纯属他的个人行为。当然,这是琼斯家族管理的疏忽,琼斯先生让我向您表示真挚的歉意,但波诺弗瓦也为此付出了生命,我想这只是一次不幸的偶然事件。”

 

王耀看着亚瑟直视他的双眼,那双眼睛依旧碧绿,却已经看不见底。“偶然?罢了,这件事我也就不追究了。只是琼斯先生派您来恐怕不光为这件事吧。”

 

亚瑟对王耀没有深究稍稍有些惊讶,他挂上一副微笑,开始委婉地表达阿尔弗雷德想和王家合作的意思。王耀饶有兴趣地听着,等他说完,方放下了茶杯。“恕我直言,我并不认为琼斯先生的计划能给王家带来什么好处,”他看着亚瑟公式化的笑容有些僵硬,“琼斯先生怎么赚回损失是他的问题,王家没必要为他的错误买单。”

 

亚瑟从王耀脸上读出了嘲讽和不屑,那双金棕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转动着,偶尔对上亚瑟时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亚瑟恨极了王耀的高高在上。王耀的高傲就像是一把尖刀,揭开亚瑟最不堪的伤疤,时时刻刻提醒他曾经的自己是多么愚蠢,将一段虚假的感情视如生命。他想把王耀踩在脚下,鞭挞他,折磨他,让他尝尝自己承受的痛苦,以十倍,百倍偿还。

 

东方人似乎有一种魔法,能从空气中感知对方的不快。他推开茶杯,起身坐在桌沿上,他的腿挨着亚瑟的,扇骨抵住对方的下颌。

 

“你恨我吗,亚瑟?”

 

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亚瑟能清晰地感受到王耀的气息。他看着东方人纤细的手指捧起他的脸颊,他的唇如四月的海棠花瓣一般娇柔,鸦羽般的睫毛根根分明。那双琥珀色的双眸注视着他,魅惑的漩涡在他眼里打着转儿,只要一不留神就会被吸进去,从此万劫不复。他们这样对视了许久,突然亚瑟猛地推开王耀站了起来,后者险些倒在桌子上。

 

但显然王耀没打算放过他。“你恨我杀了老柯克兰?还是在平安夜不告而别?”他逼近了亚瑟,“又或者是我对你隐瞒了身份?还是说……你还爱我?”

 

亚瑟想说你TM别做梦了,你这么对我我凭什么还爱你,但他可悲地发现王耀说中了。他恨王耀,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但那个爱着王耀的亚瑟·柯克兰还活在他心底某个角落,即使他努力忽视他的存在。自从他饮下那杯名为王耀的毒酒,王耀的一举一动就始终牵动他的神经。这就是亚瑟·柯克兰的原罪,他必须背负这罪孽,直到他死。

 

“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亚瑟退了两步,拿起沙发上的公文包,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王耀想,亚瑟柯克兰还爱着他,那么他就还有动摇琼斯家族的能力。恐怕阿尔弗雷德也怀疑这一点,所以才特地派亚瑟来和自己谈判,既是试探自己也是试探他。这个小琼斯果然不好对付,虽然看起来像个KY,实际上比老琼斯还要狡猾三分,恐怕卡里埃多的事情也是他做的。

 

王耀爱亚瑟吗?他自己也不知道。最初他是被亚瑟的天真吸引,和他做了两个月的床伴。他得承认自己很享受那两个月的生活,那是他进入王家以后度过的最平凡的两个月,不需要杀戮,也不用担心被杀,每天和情人一起吃饭、聊天、上床,只要偶尔探听柯克兰家的事情就够了。但亚瑟用他的爱打破了这一切。他那双祖母绿的眸子太好懂了,王耀从中读出了越来越浓的依恋和爱慕,当他看到亚瑟背着他装点榭寄生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王耀可以享受情欲,但他不能承受爱和承诺。从他接过王家家主这个位子的那天起,他就失去了爱和被爱的权利。

 

急切的敲门声惊醒了王耀的思考。是濠镜,王耀很少看见他这样慌张的样子。

 

“先生,布拉金斯基家拒绝给我们提供武器。”

 

这可真是一个“惊喜”。阿尔弗雷德对黎家动手的消息传到王家后,王耀就在布拉金斯基那里订了一大批军/火,他有预感琼斯家族不会就这样放手。果然,今天小琼斯就派亚瑟来和他谈一桩根本谈不拢的生意,再加上他在葡萄牙那边的动作,看来东/南/亚那边很快就要乱了。王耀正准备增派士兵和武器,谁知北极熊在这时候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王耀不明白伊万此番的用意。按理说布拉金斯基家和琼斯家的积怨更深,况且王家的开价很慷慨,他没理由不支持自己。王耀亲自打电话质问伊万,然而俄/罗/斯那边却一直推脱布拉金斯基先生不在。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TBC

===========================

我不太擅长写推理和伏笔,不知道大家看出阿尔和法叔的死存在什么关系了吗,以及阿尔为什么要这样做?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