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朝耀】Godfather(8)(黑/手/党paro)

看文前请大家听我唠叨几句:

甜甜的第一部分结束了,接下来是第二部分。

根据我目前的大纲,这个故事大概会是BE,而且会有多个角色死亡。本来是想写成HE或开放性结局的,但根据我现在的人设和剧情进展只能BE了,对于抱着HE来看这篇文的各类只能说非常抱歉!因为我也是边写边构思的,没能事先告知大家十分抱歉!

对于仍然愿意追这篇文的小天使,只能笔芯以代表我的感激之情。希望自己能不断进步,把这篇文写好。

对于冲着BE来的小伙伴,我只能说……找到组织啦!


这章算今天和明天的更新,无意中加长了

虽然没有英sir出没,但为了保证故事的连续性还是私心打了tag


前文:(1)(2)(3)(4)(5)(6)(7)


警告⚠️本章有人物死亡


Chapter8

菲利普·阿方索·卡里埃多死了。

 

弗朗西斯是在辛特拉的小酒馆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此时酒馆里唯二的客人,他的西班牙朋友正坐在他的身旁,红着眼圈盯着那杯玛格丽特。弗朗西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知心哥哥,先是亚瑟,然后是安东尼奥。他怎么不去找自己可爱的罗维诺倾诉呢?

 

“俺的罗维诺会伤心的。”

 

法国人强忍着在旁边那个混蛋的头上开一个洞的冲动,“所以呢?你心里大概有数了?”

 

西班牙人顿了顿,“俺怀疑是那个王濠镜,菲利普三天前才和他见面。”王濠镜是王家派来和卡里埃多家族商谈南美洲航线交易的。如果凯撒·瓦尔加斯还活着,他恐怕也得承认王耀这一手玩得漂亮。既然守不住航线,不如卖给别人。可惜菲利普足够精明,他并不想为了一条航线冒险激怒琼斯家族;但这不代表卡里埃多家族没有蠢蛋。那几个Streetboss和参谋似乎和菲利普早有间隙,安东尼奥怀疑王濠镜和他们勾结起来干掉了菲利普,好继续他们的交易。但他没有任何证据,不管那个凶手是谁,他都干得非常漂亮。菲利普看起来就像是猝死,如果忽略他胸口上的黑掌印。

 

弗朗西斯接过安东尼奥递给他的照片,他试图去辨认那个模糊的黑掌印,它看起来不像是人的掌印,倒像是某种大型动物的,比如某种……熊。

 

安东尼奥看见弗朗西斯的手开始颤抖,连同他拿着的那张照片,但这只维持了几秒钟。法国人又恢复了往常吊儿郎当的模样,“哦,这太可怕了,”他把照片还给安东尼奥,眼神却极力在上停留,“你没有想过报仇吗?”

 

“报仇?哦弗朗吉,你忘了我们的身份了吗?”西班牙人苦笑道,他们是行走在人间的死神,然而可怜的死神却不能为自己挥动镰刀,“再说,我不想让罗维诺为难。”安东尼奥知道罗维诺会帮自己,但是费里西安诺不会,他不想因为自己引起费里西安诺对他哥哥的不满或猜忌。大家都说瓦尔加斯兄弟的感情好得离谱,但处在他们这个位置上又能有几分真情呢?

 

“或许我可以帮你,东尼儿。”安东尼奥看着他朋友紫水晶的双眸望向他。那双眼睛如此清澈,如此诚挚,仿佛在许诺一般,“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安东尼奥将永久记住这双眼睛,以及弗朗西斯未完的承诺。

 

=====================

 

弗朗西斯是一个富人的儿子。

 

但他既没有被遗弃,也没有受到虐待,他为什么加入琼斯家族至今是个谜。可是老琼斯和小琼斯都不在乎,谁没有点故事呢?更何况弗朗西斯的故事一点也不有趣。

 

如果你在十年前光临左岸的咖啡厅和酒吧,那么你一定能听到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名字。大家都知道波诺弗瓦是巴黎最英俊,最浪漫,也是最多情的男人。他曾宣称自己是欧洲的初恋。的确,他赢得了巴黎千万少女少年的心,而他只要像选玫瑰一样从中挑选就行了;但就像玫瑰一样,波诺弗瓦的爱情只能保鲜一周。

 

就在所有人,包括弗朗西斯自己都以为他将这样浪荡下去的时候,厄洛斯终于展现了自己的威力。弗朗西斯爱上了一个女孩,不是那种炽烈而短暂的爱,而是那种细水长流、想要一辈子相守的爱。

 

“你完了,”弗朗西斯对自己这样说。每当他面对丽萨的时候(弗朗西斯第一次听到就觉得这一个可爱的名字),缪塞和拉马丁就都离他而去了,他那些芬芳的台词、甜美的誓言全都不见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和那些笨拙的乌鸦没什么区别。好在丽萨不在意这些。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有着玫瑰般的脸蛋儿和金子般的心。她愿意给弗朗西斯一个机会,证明自己是一个可靠的法国男人。弗朗西斯成功了,他在爱人的无名指上带上了一枚古朴的红宝石戒指,这是他外祖母的订婚戒指。他开始沉浸在婚礼的策划中,预订教堂、准备晚宴,通告亲友……在他刚刚发出书信传扬他的好消息时,巴黎下了第一场雪。他亲爱的丽萨坚持要到歌剧院旁的酒店去买一支红葡萄酒来庆祝,之后便再也没回来。

 

第二天人们才在歌剧院后面的小巷子里发现她的尸体。流淌到雪地里的血已经凝固,连同她苍白的面容。弗朗西斯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差一点昏厥,是面包店里的马丁太太撑住了他。一发9mm的子弹停在了她的胸膛,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凶手无从追查,因为一夜的大雪覆盖了所有印记。直到验尸官清洗了她身上的血迹后,警察才在她的颈部发现了一个黑掌印。他们告诉弗朗西斯这可能是职业杀手所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了。

 

但弗朗西斯拒绝接受这可笑的真相,他告别了亲友,扛着一把BlaserR93独自踏上了旅途。这些年来他为琼斯家族清理了不少敌人,但自己却一无所获,直到菲利普·阿方索·卡里埃多的死。弗朗西斯感觉到他正在接近真相,于是他向阿尔弗雷德请了假,一人踏上了前往澳/门的航班。

 

他从瓦修·茨温利那里买到了一点可靠的消息。十二年前到十年前,这个印记曾出现在世界各地,丽萨身上的是最后一个。鉴于死者都是被一枪致命,这些印记的主人很有可能拥有一个水晶星星。但这并不足以缩小范围。弗朗西斯把这些印记的照片进行比对,它们很像是某种熊科动物的掌印,但和北极熊、棕熊、灰熊和黑熊的掌印还有一定差别。弗朗西斯陷入了瓶颈,直到他无意中看到了WWF的公益广告。

 

是熊猫的掌印。除了王家,弗朗西斯想不到还能有谁家的凶手用熊猫做自己的徽章。活跃在十二年前到十年前的王家的水晶杀手,这个范围应该足够小了。接下来只要从王家人口中套出一点消息就行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澳/门是王家的地盘,要是他们发现琼斯家的人混了进来,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办法解决掉他。弗朗西斯不想打草惊蛇,他只好凭借自己仅有的一点人脉弄到一个Capo的行程。他的运气很好,遇到了一个大意的男人,只消把自白剂放到他的酒杯里就万事大吉了。

 

然而答案使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十几年前活跃的水晶杀手死的死,隐退的隐退,唯一还活跃在王家的只有当家家主王耀,但显然王家的Don不可能千里迢迢跑去刺杀卡里埃多。事件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但弗朗西斯得到了另一点让他震惊的消息——王耀在十年前的冬天曾被派去巴黎执行任务,而且他似乎对熊猫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

 

弗朗西斯不去想卡里埃多了,他再次联系瓦修,与他核对受害者名单,发现他们几乎都隶属于王家的敌对势力,死亡时间也和王家在欧美扩张势力的时间线基本吻合。真相揭晓,王耀就是留下熊猫掌印的人,两年间,他替王家清除了十几个在外扩张的障碍。至于可怜的丽萨,她恐怕只是看到了什么王耀不想让她看到的东西。

 

弗朗西斯觉得血流在加速。对方是王家的当家人,但他没有丝毫恐惧,相反,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他已经把那个Capo托付给了自己的朋友,他会让那个可怜人忘记一切的。但催眠的时效很短,弗朗西斯必须在三天内想办法杀掉王耀,否则被干掉的就会是他。

 

这看起来几乎不可能,但弗朗西斯得到了复仇女神的眷顾。王家的世交陈家的新赌/场两天后开业,王耀作为王家的家主势必要去剪彩。这是一个绝好的契机,但弗朗西斯只有一次机会,他必须进行周密的计划。

 

=====================

 

澳/门氹仔,银河。

 

弗朗西斯看见王家的车正从远处驶来,他混在参加剪彩的宾客中,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进行无营养的交谈。对方似乎把他当成了邀请函的原主人——一个来自波尔多的酒庄主人,这太妙了不是吗,弗朗西斯甚至不用费力掩饰自己的法国口音。他听着对方那实在算不上悦耳的声音,偶尔做出敷衍的回应,“哦”,“是吗”,“太好了”。男人似乎觉得受到了冒犯,气冲冲地走了。这方便了弗朗西斯继续观察厅内安/保人员的站位,他不着痕迹地移动到最佳位置,只等王耀走进他的射程。

 

黑色的加长林肯停住了,从车上先下来的是四位健壮的保镖,他们的体格都和基尔的的弟弟差不多,手持M16。接着下车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弗朗西斯见过他的照片,他就是安东尼奥口中的王濠镜。看来如果他足够幸运,他甚至能帮安东尼奥解决他的问题。最后下来的是王耀,他穿着黑色的长衫,长发低低地梳成一个马尾。他笑着向迎上来的陈家家主问好,四个保镖紧紧地跟着他。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过得无比缓慢,陈家的少爷在台上欢迎各位来宾,但弗朗西斯只听见苍蝇振翅的声音。接着所有开始人鼓掌,王耀起身了,他走向博彩区入口的彩带。弗朗西斯的目光紧随着王耀,他耳中只有他自己的心跳声。

 

五,四,三,二,一。弗朗西斯的手滑进腰间,零点五秒之后,P229的枪口已经对准目标。他看着子弹向王耀的头飞去,1/8秒的时间,没有人能逃脱。

 

然而命运不再眷顾弗朗西斯。王耀似乎意识到了死神的逼近,他在弗朗西斯开枪的那一刻就猛的弯下腰,子弹堪堪擦过他的头顶。在一片尖叫声中,弗朗西斯感觉到许多颗子弹同时进入了他的身体,血液裹挟着热量向外奔涌,疼痛模糊了他的视听。在一片迷蒙中,他似乎又听到了巴黎圣母院的钟声,钟声嘹亮而清远,一直传到塞纳河上。

 

Sousle ciel de Paris

在巴黎的天空下

S'envole une chanson

回响起一首歌

Hum Hum

呣 呣

Elle est née d'aujourd'hui

今天,她出世

Dans le cœur d'un garçon

在一个男孩子的心里

Sous le ciel de Paris

在巴黎的天空下

Marchent des amoureux

一些情人在漫步

Hum Hum

呣 呣

Leur bonheur se construit

幸福营造

Sur un air fait pour eux

在他们的爱情里

 

——Sous Le CielDe Paris  巴黎的天空

 

 

TBC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