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朝耀】一个卧底的失败

脑洞一时爽的产物,这不是一个系列,没有后续!


这是一篇非常严肃的谍战文!


特工卧底朝×黑道大佬耀



亚瑟·柯克兰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曾协助MI6捣毁过无数犯罪团伙,拥有100%的可怕成功率。然而,这名王牌特工现在却莫名有点怂。

 

事情要从两周前说起。一个名为“滚滚国际”的企业近来备受组织关注,上面怀疑滚滚国际以博彩行业为幌子进行走私活动。适逢滚滚国际的老板招募私人保镖,领导决定让他们的王牌特工亚瑟假扮保镖潜入进行调查,争取收集到对方的犯罪证据。

 

这是一次重要行动,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为此,亚瑟特地派在CIA工作的表弟阿尔弗雷德收集滚滚国际的信息。遗憾的是对方的防范十分严密,除了公开的情报外,阿尔弗雷德只打听到滚滚国际的老板姓王,小的时候出水痘弄了一脸麻子,江湖人称王麻子。据说王麻子平时最大的兴趣就是严刑拷打,然后把得罪他的人扔进海里喂鲨鱼,特别凶残!

 

“你可要小心啊!”临行的那天,阿尔弗雷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表哥身上抹,“你答应了这次任务要是成功就请我吃M记的。”

 

“别给我瞎立flag你这个蠢货!”

 

亚瑟身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来到滚滚国际应聘,出乎英国人的意料,他的简历很快就通过了审查。过于顺利的进展让亚瑟有些不安,会不会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对方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亚瑟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此时亚瑟还不知道王家筛选简历的时候只看照片。

 

接下来是面试环节,亚瑟的面试官是一个年轻的中国人。整个面试过程中他都面无表情,一丝不露。面试结束后亚瑟站起来道谢,只觉一阵拳风向面门袭来,他忙不迭向旁边一闪。眨眼间两人已过了三五招,就在亚瑟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收手了。

 

“恭喜你柯克兰先生,你被录用了。”

 

惊魂未定的亚瑟被带到房间休息,侍者告诉他第二天王嘉龙会亲自带他见家主。对了,王嘉龙就是那个面瘫面试官,王家家主的亲弟弟。侍者走后亚瑟仔细检查了一遍房间,发现只有浴室没有安装摄像头。于是英国绅士以极其优雅的姿态蹲在马桶上,开始撰写自己的第一篇报告。

 

“代号‘绅士’:潜入成功,明日面见王家家主。

   PS.  今日遇到了王家家主的弟弟王嘉龙,初步断定武力值很高。

   PPS. 王嘉龙脸上没长麻子。”

 

将邮件从特殊渠道发出后,亚瑟冲了个澡就躺倒在床上冥想。王嘉龙的功夫出乎他的意料,如果王家还有不少这样的高手,那自己撤离的难度就很高了。

 

此时亚瑟还天真地以为自己最大的敌人是功夫。

 

亚瑟是被门铃声吵醒的,他一开门就见一众侍者一拥而入,将自己团团围住。正在亚瑟拼命回想自己是哪里暴露了时,侍者们已经开始替他梳洗更衣。崭新的白西装,柔顺的金发,还有古龙水淡淡的香味,亚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宛如看到了牛郎店里的头牌。可还等他发表反对意见,一众侍者就簇拥着他到了偏厅。

 

王嘉龙正坐在沙发上,看到英国人的模样不禁皱眉。根本不是我想捯饬成这样的好吗!亚瑟在心里默默吐槽,快收起你那“这个妖艳贱货打扮得花枝招展准是去争宠虽然很看不惯但作为正房也不好说什么”的眼神!

 

在尴尬的气氛中,两人乘电梯到了顶楼。刚跨出电梯门,一声凄厉的尖叫从走廊尽头传来,紧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和动物的咆哮声。亚瑟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吞下一口唾沫。坚强点亚瑟,你可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这样安慰自己,却无法抑制心中的不安,这种不安在他到达走廊尽头的门前达到了顶点。脑内播放着自己被藏獒追得嗷嗷跑,王麻子手执小皮鞭在旁边邪魅狂笑的画面,亚瑟悲壮地推开门。

 

“滚滚你不要乱跑啦!”清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亚瑟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纤细的亚洲人正努力抱起有他一半高的熊猫,“再乱动就没有晚饭吃!”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威胁,他怀里的熊猫立刻停止了挣扎,企图用无辜的大眼睛萌混过关。可惜他的主人不吃这一招,愣是把他塞进了笼子里。

 

“嘉龙你来了!”熊猫的主人转过身来,捋了捋自己散乱的长发。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对上亚瑟的双眼,看得亚瑟心里砰砰直跳。

 

“这位是?”

 

“亚瑟·柯克兰,您的新任贴身保镖,”王嘉龙忙替他引见。

 

“你好亚瑟”,亚洲人善意地笑了笑,“初次见面,我是王家的家主王耀。”

 

一瞬间,英国人仿佛听到什么碎裂的声音,并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将阿尔弗雷德沉到泰晤士河里的冲动。

 

唤来下人打扫满地的碎瓷片,并安慰自己的哥哥这样的古董库里还堆着十箱后,王嘉龙就带着亚瑟离开了。

 

“以后你每天早上到大佬那里报道,一概大小事只听大佬的吩咐就是。”王嘉龙依旧是一张面瘫脸,仿佛在嘱咐刚进门的小妾。

 

“是,”亚瑟乖顺地答道。

 

然而第二天亚瑟才知道“报道”的真实含义。看着床上把自己卷成一个卷的王耀,亚瑟开始怀疑王家找的不是贴身保镖,而是一个贴身老妈子。

 

时间倒回五分钟前,亚瑟在餐厅遇到管家,对方托自己去叫醒王耀,于是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咳,”亚瑟清了清嗓子,“已经八点了,王先生。”

 

王耀恍若未闻。

 

“王先生请起床,”亚瑟加大了音量。

 

王耀翻了个身。

 

亚瑟有些为难,想起管家的嘱托,最后还是认为责任为先。他轻轻推了推王耀,后者纹丝未动,于是他只好拿出对付阿尔弗雷德的终极武器——掀被子。

 

“嗯……”王耀哼唧了几声,揉了揉迷蒙的睡眼,“亚瑟?你怎么流鼻血了?”

 

英国绅士盯着王耀光溜溜的上半身,试图用手绢阻挡喷涌的血流。

 

当天中午,亚瑟被王耀灌下一大碗清热去火的汤药。

 

此时亚瑟还不知道这只是开始。

 

接下来的几周,亚瑟每天除了叫家主起床,每天就是陪吃陪喝陪撸熊猫。对此英国绅士不仅没有丝毫不满,反而觉得有些不足。要是能陪睡就好了,亚瑟盯着亚洲人露出的一截纤细的腰肢,淡定地擦了擦鼻血。

 

至于任务,亚瑟表示这么萌萌哒的小耀怎么可能是犯罪分子呢?一定是上面那群老头搞错了。

 

MI6的领导万万没想到,在潜入的第28天,亚瑟·柯克兰这浓眉大眼的家伙就叛变革命了。

 

然而闲适的日子没能持续多久。滚滚国际新落成的赌场开业了,王耀作为董事长要亲自前往剪彩。就在王耀快要结束讲话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突然对着台上开枪。眼看子弹就要击中王耀,亚瑟猛地揽住王耀趴下,子弹沿着英国人的肩膀擦过,留下一道血印。

 

场面顿时陷入混乱,还好王家人训练有素,及时逮捕了刺杀者。看着扑进自己怀里的亚洲人,亚瑟感到一种莫名的欣慰,连伤口都不那么疼了。

 

接下来的几天亚瑟被勒令卧床休息,尽管他认为这算不上什么大伤。

 

“我觉得我已经完全康复了,”亚瑟看着眼前一大碗黑乎乎的汤药,有些胃疼。

 

“不行,”王耀的态度异常坚决,“大夫说你还要吃十天,不然伤口长不好是要落病的。再说我好不容易给你煎的。”

 

亚瑟飞快的灌下一大碗药,表示一点都不苦还很甜。

 

王耀煎的药似乎真有些作用,亚瑟觉得伤口愈合得比往常快多了,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喝完药总是犯困。

 

一周后亚瑟终于被允许出来活动,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刺杀者,却被告知对方已经被家主处理了。

 

“亚瑟不用担心,我已经把他喂滚滚了。”

 

亚瑟松了一口气,心想小耀开玩笑也这么可爱,熊猫明明只吃竹子。

 

“不是哦,”王耀似乎是猜中了他的想法,露出一个饶有深意的微笑,“滚滚也是吃肉的。”

 

“王家可不养没用的废物。”


评论(24)

热度(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