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联耀】教官你真的是Omega而不是OMG吗?(试阅)

正文:

http://muster225.lofter.com/post/1ea562bf_1243d347



试阅版,如果有人喜欢就试着写下去


Alpha泰迪学员联四×Omega暴力教官老王

 

大概是联四被暴力教官老王调♂教的故事

 

 

 

在地球毁灭之后,人类开始了在太空中的流浪生活。经历了数千年的探索和建设,人类建立了数百个殖民星球,和有史以来最大的联邦共和国——黑塔联邦。而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类也进化为具有Alpha、Beta和Omega多种性别的新人类,其中以战斗力最强的Alpha为尊,数量最多也较为平庸的Beta构成基石,Omega则一般待在家中生儿育女,因为他们的生殖力最强,体质也较弱——当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例外的,比如……

 

“给我站直了,你们这帮菜鸟!”联邦军校的新生队伍前,一个梳着马尾辫的教官正来回踱步。他的体形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过于纤细,但他通身的气派足以弥补这点不足,“不许交头接耳!你——”他指着一个正和同伴嬉笑的金发男孩,“出列!”

 

被点名的男孩没有丝毫羞愧,而是迈着自信的步伐走到教官面前,他头上的呆毛一晃一晃,看上去喜感极了。但队伍里没有人敢笑,他们都被教官的气势镇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

 

“禀告王教官,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琼斯家的小子,”王耀上下打量着他,最后停在他灿烂的笑容上,“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

 

刚刚和他说话的那个男孩望着他杀鸡抹脖,直使眼色,可惜当事人并不领情,“我听说您是一个Omega。”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虽然入学前就得知他们将迎来一位Omega教官,许多学生都十分困惑不满,但谁也不敢当面指出啊!

 

“所以?”

 

“我们虽然是新生,但也是从各地选拔的尖子,未来是要成为联邦英雄的人。hero不认为一个Omega能培养出强者。”

 

这是哪来的耿直boy啊?全体学员在内心咆哮。但他的一番话确实道出了不少人的心声,大家都注视着王耀,想看他如何处理。是假装抹平日后穿小鞋,还是到校长那里告状?总之不会是当场发作,毕竟是温柔的Omega嘛。

 

果然,王耀并没有发怒,而是冲阿尔弗雷德微微一笑。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闪着盈盈的光,嘴角微微扬起,好像温暖的阳光,看得每个人都呆了。紧接着,他纤长的右腿轻轻一抬,一个物体立刻飞了出去。众人向后看去,原来是阿尔弗雷德,可怜的孩子被王耀一脚踹进了围墙,严丝合缝地嵌进了合金墙体里。

 

“记住,尊重强者,这就是你们的第一课,”王耀对僵住的众人道。看着刚刚一个个鼻孔朝天的新生瞬间变身小绵羊,他满意地笑了笑,转过头小声对助教说:“告诉凯撒,新围墙的质量不错。”

 

凯撒·瓦尔加斯校长并不知道王耀已经帮他检验了一下围墙的施工质量,此刻他正在为新生的事情发愁。素来势不两立的布拉金斯基家族和琼斯家族的小鬼竟然同年入校,再加上自己手下那个专注于破坏教学设备的Omega教官,凯撒已经可以预见未来一年联邦军校将多么热闹了。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凯撒的冥想。

 

“请进。”

 

进来的是凯撒的副官,“禀告校长,刚刚王教官将琼斯先生踹进了围墙里。”

 

看来他是不能指望王耀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省点心了,凯撒扶额,“派人把他挖出来。”

 

“是!”

 

新围墙的质量确实过硬,两名助教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把阿尔弗雷德解救出来。还好Alpha的体质够强,除了肋骨和胫骨有几处骨折,阿尔弗雷德并无大碍。

 

这点小伤对Alpha来说算不了什么,但阿尔弗雷德的世界观却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入学第一天他就被教官使了一个下马威,还是一个柔弱的Omega教官!回忆起今天课上的一幕幕,阿尔弗雷德不禁感到无比的……欣喜。没错,琼斯家族继承人的脑回路就是如此清奇!

 

作为琼斯家族的继承人,阿尔弗雷德自小就被一群渴望嫁入豪门的Omega围绕,可惜这位大少爷完全不懂怜香惜玉。娇弱温顺的Omega让他感到厌烦,阿尔弗雷德钦佩的是强者。而王耀完全符合阿尔弗雷德对伴侣的所有要求,一个强大、美丽而温柔的Omega,哦,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爱上他了。

 

好在大脑简单的琼斯少爷还是有一丝危机意识的,像王耀这样优秀的Omega一定有众多追求者,自己必须尽快采取措施!

 

于是第二天一早,阿尔弗雷德刚刚结束早练就飞奔到食堂,希望能争取到一点和王耀的独处时间,顺便为昨天的事道歉。没想到刚进食堂,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聚在东南角。阿尔弗雷德凑过去看时,原来是王耀被一群学生簇拥着。

 

“小耀,这是万尼亚今天早晨摘的向日葵……”

 

“这是哥哥做的早餐……”

 

“这……这是我做的点心……”

 

“谁要你的生化武器啊?快点拿走,别污了哥哥的眼!”

 

“你说什么,胡子混蛋?!”

 

“亚瑟?”阿尔弗雷德惊讶地看着一个和同学扭成一团的表哥,“你怎么在这儿?还有……蠢熊?!”

 

“Korukoru,死脂肪球你来干嘛?”一个奶金色头发的男生微笑着举起了水管。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战争一触即发。但事件的中心丝毫不为所动,在消灭了一笼小笼包、两个烧饼、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一碗豆汁和一套焦圈后,他优雅地掏出纸巾擦了擦嘴,对剑拔弩张的众人嫣然一笑。

 

“扰乱公共秩序,每人二十圈。”

 

开学的第二天,阿尔弗雷德还没和心上人说上一句话,就不得不饿着肚子加入了罚跑的行列。更糟糕的是上午就是体能课,高强度的训练让阿尔弗雷德头脑发晕,差点一个跟头栽在地上,还好有人及时撑住了他。

 

“谢谢”,阿尔弗雷德嘟囔道,抬起头来才发现扶着自己的是王耀。教官关切的目光让他脸一红,急忙站直了,拍了拍制服的褶皱。

 

“拿着,”王耀递给他一条能量棒,“时刻保持体能是基本常识,琼斯少爷。”

 

阿尔弗雷德呆呆地接过能量棒,是他最讨厌的低脂酸奶味,此刻尝起来却美味无比。王耀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柔像羽毛一样扫过阿尔弗雷德的心房,让他心里痒痒的。

 

 

评论(90)

热度(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