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露中/仏英】吸血鬼与熊(上)

之前写好的200fo点文的上半部分(←这个人没救了)


主露中,辅仏英

熊人伊万×吸血鬼少主;血猎弗朗×吸血鬼亚瑟

人物OOC有

 


 

傍晚六点钟,亚瑟准时出现在王耀的公寓门前。浓郁的香气从门缝中逸出,布满了整个楼道,亚瑟辨认出了辣椒和花椒的气味,还有隐藏在调料中的美妙气味。

 

“哦亚蒂你来了,”开门的是弗朗西斯,他接过亚瑟的公文包,趁他不备偷亲了一口。亚瑟红着脸推开弗朗西斯,脱下鞋帽走进了客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前菜和汤,王耀正在厨房里准备主菜。亚瑟坐在沙发上,法/国/人不安分的手已经贴上他的腰,灼热的吻落在他冰冷的脖颈上。

 

“你干什么?王耀还在这儿呢!”

 

“没关系,他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充满磁性的嗓音响在耳边,仿佛毒蛇的蛊惑,亚瑟苍白的脸彻底熟透了。

 

可惜没等弗朗西斯进一步动作,王耀已经关掉抽油烟机,端着一盆红彤彤、油汪汪的毛血旺走进了客厅。他把菜摆到桌上,看见腻在一起的两人,翻了一个白眼。

 

“世风日下哟,有空调情还不来帮忙。”

 

“遵命,长官!”弗朗西斯敬了个不伦不类的军礼,小跑着进了厨房,端着他那一小盆毛血旺回到了餐桌旁。

 

因为有两个家伙来蹭饭,今天的晚餐格外丰富。凉粉、番茄浓汤和大家都喜欢的毛血旺,弗朗西斯还带来了92年的红酒,看起来就像普通的朋友聚会,除了每样菜都准备了两份。

 

亚瑟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血旺,虽然有些烫,但鲜血融化在口中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辣椒和花椒的刺激更是丰富了口感。只可惜亚瑟到现在都没能适应辣椒带来的灼伤,他没吃几块血旺,到喝了半碗汤。英国绅士满头大汗大吃毛血旺的场景倒到让王耀觉得好笑,他起身倒了一杯温水放到亚瑟面前。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真是的,也不知道遇到我之前你是怎么过的。”

 

这句话严重地伤害了柯克兰先生的自尊心,可他又无从反驳。遇到王耀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有机会拿起刀叉。他能做的,只是在凄冷的夜晚,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吸食血浆。

 

亚瑟·柯克兰是一个血族,纯种的那种。继承公爵名号的他本应在长满蔷薇的古堡里享受仆从和血奴的服侍,可惜一次闲得蛋疼跑到伦敦时被王耀这个老妖怪抓住了,从此成了劳(ceng)心(chi)劳(ceng)力(he)的上班族,过上了医院、王耀的公寓和家里三点一线的生活。为了获得最新鲜的血浆,老妖怪甚至逼迫他在狂风和暴雨中上班,亚瑟因此连续三年获得最佳员工奖。

 

耀·老妖怪·王作为一个两千多岁的血族,完美地诠释了血族越老越宅的定律。上一次他出门还是去唐人街买花椒大料(他都是一口袋一口袋地买),结果就碰到了正在准备猎食的亚瑟。王耀正愁缺个人跑腿,可巧就有个毛头小子撞上来。这下可好,以后不但不用自己出门买东西,连猎食的工夫都省了。

 

从此以后,王耀就安心地享受起小亚子的服侍,过上了奢靡腐/败的死宅生活。

 

 

 

伊万·布拉金斯基刚从电梯走出,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异域香料的气味。辣椒的刺激让他的鼻子有些不适,他开始痛恨自己过度敏感的嗅觉。他数着门牌号走下去,1312、1310 …… 1304,很好,就在气味来源的隔壁。或许他该和自己的新邻居好好谈一谈,如果他不想一直忍受这种痛苦的话。

 

但眼下伊万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不甚熟练地用钥匙打开房门,迎接他的是一个不甚华丽,但还算整洁的小公寓。他把箱子立在墙边,解下围巾,看了看“狭小”的客厅和卧室。比起布拉金斯基家自然是差远了,但自由的气息足以弥补这里的“简陋”。钟已经指向七点,他草草地收拾了行李,冲了一个澡,而后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奶金色的短发风干。

 

一轮满月正悬在夜空中,柔和的冷光照得伊万有些心烦。满月,又是满月,天知道他有多讨厌满月!作为一只熊人幼崽,伊万还不能很好地控制变身的时间,特别是在满月,镌刻在基因里的本能会促使他变身,只能靠药剂抑制,这让他既恼怒又羞耻。

 

事实上,作为一只幼崽,伊万的控制力已经很强了,但布拉金斯基家族对他们的继承人总是怀有更高期望。伊万很清楚自己背负的责任,可族人们的期冀还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好容易逮住一个和狼人谈判的机会,伊万好说歹说才赢得了族长的同意,在娜塔莎发现之前飞快地收拾好行李踏上了前往伦敦的的航班。

 

狼人,伊万冷笑一声,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口一个“brother”,还不是想借布拉金斯基家族来打压西欧的吸血鬼。狼人和熊人早在罗马帝国分裂的时候就分为两支,之后一直没有来往,现在倒想起布拉金斯基家族来了。他们以为俄/罗/斯的熊人都是傻子吗?对付西欧的吸血鬼对布拉金斯基家族没有一便士的好处,反倒会引起罗/马/尼/亚那帮家伙的不满。显然族长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谁也不想闹得脸面上过不去,于是就派了伊万来“协商”。说是协商,不过是走个过场,不拂狼人的面子而已。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伊万摸了摸自己半干的头发,睡一个好觉。

 

 

 

【哥哥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啊!!!”

 

伊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才发现原来是恶梦。后背已经湿透,丝质的睡衣黏在身体上十分不适。他正准备去冲个澡,只听外面传来急切的敲门声。

 

“没事吧?!”

 

伊万趿着鞋,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金毛打开了房门。是一个娇小的亚洲人,他梳着一个马尾辫,粉色的围裙上沾着蛋液,显然是匆忙间从厨房跑过来的。

 

“哦,只是做了个噩梦,抱歉打扰到你了。”

 

“没事没事,邻居间就要相互帮助嘛。”

 

亚洲人笑着挥了挥手,金色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线,两个小小的酒窝在脸颊绽放。

 

“那我回去了啊,有空来坐坐。”

 

伊万呆呆地看着他的亚洲邻居回到自己的公寓,才缓缓关上了房门。穿衣镜里那个顶着金色鸟窝的邋遢青年正注视着他,迷蒙的目光将伊万萌动的春心一下吹到了西伯利亚。


评论(5)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