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朝耀】被老板的小情人看上了怎么办在线等急!(中)

英sir已经彻底被我OOC成脑补帝了


传送门:



亚瑟·柯克兰最近非常方。

 

自从王耀出现,柯克兰影帝的生活就从浪漫主义变成了魔幻现实主义。先是老板带着小情人突显片场,接着未来老板娘对自己示好,然后是那句莫名其妙的“可爱的想让人吃掉”……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若说是开玩笑似乎也太过了,若说是挑逗,王耀已经和Boss在一起了,又为什么要来招惹自己?

 

莫非……Boss真的有那方面的隐疾?柯克兰影帝觉得自己get到了真相。对啊,如果Boss那什么不行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好不容易勾到一个总裁,没想到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年轻貌美的小情人寂寞难耐,便来勾搭自己这个影帝。英国人想象了一下王耀扭着细腰靠到自己身上,媚眼如斯地叫道,“小哥哥,来快活嘛~”转眼又是王嘉龙发现了两人的奸情,怒火中烧的模样,“好你个亚瑟·柯克兰,竟然敢肖想朕的人,还不快拖出去给朕阉了!”登时被吓得胯下一凉,背后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于是第二天亚瑟到片场后,除了拍戏其他时间见着王耀都绕着走,唯恐被蛇蝎美人拖下水。王耀见亚瑟躲着他也不恼,待他也如从前一样,到让亚瑟怀疑自己想多了。因此当导演让他给王耀送新剧本时,他也没推拒,拿着剧本就奔休息区,没想到正撞上布拉金斯基家的少爷在调戏良家妇男。高大的俄罗斯人正拽着王耀的胳膊,企图将对方带回家,后者拼命地挣扎,可他纤弱的小身板哪里敌得过布拉金斯基。周围的工作人员十分不忍,可谁也不敢得罪布拉金斯基家。

 

“住手!”

 

亚瑟推开伊万拉着王耀的手,把娇小的东方人挡在身后。王耀一看王子来了,琥珀色的大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围观群众却都暗暗为亚瑟捏把汗。谁不知道伊万·布拉金斯基是战斗民族的后裔,向来用拳头讲理,谁敢惹他他就突突谁。

 

果不其然,见到突然出现的亚瑟,俄罗斯人紫水晶般的双眼眯了起来,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婴儿般纯真的笑容,却让在场众人不寒而栗。

 

“啊啦,有讨厌的人出现了”。

 

“这里是片场,还请布拉金斯基先生自重。”

 

英国人的无畏似乎勾起了伊万的兴趣,他脸上的笑容消失,冰冷的目光几乎要将亚瑟刺穿。

 

“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吗?”

 

“我只知道得罪王家的下场很惨。我还知道,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正在来影视城的路上。”

 

伊万刚要发怒,一听说娜塔莎要来,顿时颜色更变,只哼了一声就落荒而逃。等到布拉金斯基家的车驶出了视野,亚瑟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覆上了一层薄汗。幸亏他从助理那儿得知今天娜塔莎要来影视城拍广告,不然只怕用王家都镇唬不住这位。他转过头,只见王耀蓄满泪水的大眼睛正感激地看向他。

 

出了这种事,片子也没法拍了。亚瑟等着助理把保姆车开出来,王耀却突然跑了过来问他能不能送自己回家。英国绅士不好拒绝,只好让助理绕道先送王耀回家。王耀似乎被吓着了,一上车就蔫蔫地靠着车窗坐着。亚瑟想安慰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容易挨到目的地,王耀请亚瑟到家里坐坐,亚瑟沉默了一会儿想着怎么婉拒,王耀见他不答言,眼圈便红了。亚瑟不忍心,只好让助理先回家,自己陪着王耀上楼。

 

王耀住的公寓非常豪华,家里却装修得很温馨。咖啡色的沙发上堆满了玩偶,阳台上也摆着不少绿植,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情侣住的房子。家里没有任何情侣照,唯一的一张照片还是四个人的合影,浴室里也只有一支牙刷一件浴袍,更为关键的是主卧的床上只有一个枕头!难道Boss并不在王耀这里过夜,而是想见他的时候才召他到家里?

 

在亚瑟的脑洞突破天际之前,王耀从卧室出来了。他换上了熊猫家居服,脚上穿着毛茸茸的熊猫拖鞋,抱着一个熊猫玩偶,看上去可爱极了。亚瑟被萌得一脸血,早就把赶着回家的推辞忘到爪哇国去了。两个人聊起来倒也十分投机,不知不觉就说到了王嘉龙。

 

“嘉龙最近都不来看来我,”王耀把下巴抵在玩偶头上,看上去十分沮丧。

 

“可能是Boss太忙了吧。”

 

英国人笨拙的安慰没有成功,反而起了副作用,王耀的头垂的更低了,“忙一点就不来看我,将来他要是结婚了会不会就把我忘了?”

 

王耀一句话惊醒了亚瑟。的确,虽然现在同性婚恋已经被广泛接受,但不少人依然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特别是对王嘉龙这种大企业家来说,婚姻不仅能为他带来继承人,更是家族联合的契机。相比之下,王耀只是一个小情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玩腻了就会被一脚踹开。想到这里,亚瑟不禁有些替王耀不值,态度也愈发温和。

 

聊着聊着就到了饭点,王耀留亚瑟吃晚饭,后者假意推辞了一番就接受了,并主动要求到厨房帮忙。十分钟后,英国人捧着被他削成六面体的土豆被“请”出了厨房。没了帮倒忙的亚瑟,不一会儿的功夫几道家常菜就摆上了饭桌。王耀看着狼吞虎咽的英国人,心情也好了起来,打开酒柜开了一瓶拉菲。亚瑟自知酒品不好,只浅酌一杯就放下,倒是王耀连着喝了好几杯,眼梢也带上几分春色,身形也有些摇晃。眼见着东方人还要喝,亚瑟忙把酒杯夺了过来。

 

“你醉了,耀。”

 

“我才没醉!”王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就要去抢,结果脚下不稳被桌子腿绊了一下,幸亏亚瑟及时托住了他的腰才没摔倒。摔是没摔着,可是把老腰给扭了,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你们都欺负我……”

 

手足无措的英国人左哄右哄,总算把王耀哄到了床上,自己跑到储物间翻箱倒柜找药膏。

 

“外服,涂抹于伤处,一日数次……”

 

亚瑟拿着半罐跌打损伤药回到了房间,王耀正趴在床上哼哼唧唧地喊疼。亚瑟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希波克拉底誓词1,然后小心翼翼地掀起王耀的上衣。果然,白皙的后腰上红了一片,亚瑟一手撩开上衣,一手轻轻地往王耀腰上涂药。东方人的腰很细,却不纤弱,细腻的肌肤像白瓷一样,连那红肿的地方也显得愈发媚人。HolySh*t!亚瑟感觉自从遇到王耀,自己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就在不断瓦解,而后终于放任自己在绅♂士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或许是药膏起了作用,王耀不再呻吟,而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亚瑟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坐在床边看着王耀乌墨一般的发丝散落在枕边,呆呆地发愣。按理说自己该回家了,可他又不放心王耀,要是叫其他人来照看又怕被Boss知道。毕竟被Boss的小情人带回家吃饭喝酒还把人家腰扭了,就依Boss那闷骚的性格,肯定会把自己雪藏封杀一千遍。

 

一声惨叫打断了英国人的胡思乱想,原来是王耀翻身时不小心压到了伤处,亚瑟赶紧扶着他坐了起来。王耀疼得眼睛都红了,一脸委屈地看着亚瑟,后者还没来得及安慰他就被一把扑倒。中国人一半身子搭在他身上,伏在他胸口睡了。亚瑟叫了两声没反应,只好认命地当起了王耀的抱枕。

 

由于姿势极其别扭,亚瑟做了一晚胸口碎大石的噩梦,直到早上九点多才迷迷糊糊地醒了。王耀还安详地睡在他胸前,被子早已不知被踢到哪里,床单也弄得皱巴巴的。亚瑟想推开王耀起来,却被两条纤细的小胳膊紧紧抱住。他叫了好几声,王耀才总算有了点动静。这一动不要紧,一双纤长的腿到处乱蹭,总是刚好蹭到英国人的那里,弄得亚瑟面红耳赤,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开门声音打破了亚瑟的窘迫,天呐可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幅样子。亚瑟的冷汗都下来了,他忙忙推开王耀,提着裤子满屋乱找,好不容易在椅子下面找到了滑落的腰带。他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刚要系,就看见一个人铁青着脸站在房门口。

 

是王嘉龙。

 

 

 

 ---------------------------------------------

  1. 希波克拉底誓词中有一段为:

“Inevery house where I come I will enter only for the good of my patients, keepingmyself far from all intentional ill-doing and all seduction and especially fromthe pleasures of love with women or with men, be they free or slaves. All thatmay come to my knowledge in the exercise of my profession or in daily commercewith men, which ought not to be spread abroad, I will keep secret and willnever reveal.”

“无论何适何遇,逢男或女,民人奴隶,余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福,并检点吾身,不为种种堕落害人之败行,尤不为诱奸之事。凡余所见所闻,不论有无业务之牵连,余以为不应泄漏者,愿守口如瓶。”


注意到是不论男女哦~(古希腊应该没有女医生吧?)


评论(23)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