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联耀】帝王难断家务事(2)

本章美食组福利

上篇请走:1



【3】

米贵妃和露贤妃正打得不可开交,忽然听闻皇上在书房晕过去了,方才收了手赶往甘露殿。两人在甬道上你追我赶,把一干宫女太监甩在后面,唯恐对方比自己先入殿。米贵妃稍有领先,露贤妃就下了一个绊子;露贤妃靠前一步,米贵妃就一脚将露贤妃踹倒,最后两人硬是肩并着肩挤进了宫门。殿内乌压压地站着一地妃嫔宫女,太后正搂着王耀心肝地乱叫。

 

“我苦命的皇儿啊……”

 

太医正恭恭敬敬地给皇上切脉,唯恐一个失手就被太后宰了喂鱼。

 

“回太后,皇上这是急火攻心,加上这两日过于劳累,身子底儿又弱,才致昏厥。倒不是什么大病,吃两剂药,静养几日也就好了。”

 

太后听太医如此说,方渐渐止了哭,一叠声地叫人去抓药。仏华妃在旁侍候着,也忙宽慰道,“皇上吉人天相,一点小灾自然不妨的,太后且放下心。如今天已晚了,太后还没用晚膳,臣妾早已吩咐小厨房去预备了煎鹅肝和松茸汤。太后纵使放不下皇上,也该多保重身子才是。”

 

说着仏华妃忙递上了帕子,太后接过来擦了擦泪,叹到“还是你这孩子孝顺,不像那几个狐媚子,整日家就知道争宠吃醋,偏生耀儿又专宠那几个。”

 

米贵妃和露贤妃在一旁听着,几乎将银牙咬碎。专宠的明明是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吧?我们要是再不闹一闹只怕连耀的面都见不上了!可恶的胡子混蛋,怪不得太后一直看不上我们,原来是你给太后吹风了!

 

说起这位仏华妃,那也是一位人物。据说从小是被仏国国王充作女儿养的,模样又很出挑,不知有多少西方蛮族求娶。皇上少年时曾得着一张仏华妃的画像,心下十分爱慕。登基以后,便派遣使臣出使仏国,以修好为名向仏国国王提亲。使臣回报说仏国公主对皇上也有意,国王虽舍不得,也拗不过公主,已经准了。皇上听闻十分欢喜,下令在宫中大兴土木,建成一座凡尔赛宫,一切比照仏国式样。待到公主嫁来那日,更是张灯结彩,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

 

仏华妃穿着大红嫁衣,端坐在婚床上,皇上已喝得微醺,摇摇晃晃地走进来挑起盖头。

 

“让朕瞧瞧美人……你是何人?朕的索瓦斯呢?来人!有刺客啊!!!”

 

“皇上说笑了,不是皇上派人来向父皇求娶臣妾的吗?哦——哥哥知道了,莫非是小耀想玩刺客play?”

 

“什么普雷?快点放开朕!啊……不要……嗯……”

 

殿外的太监和侍卫眼观鼻鼻观心,心想这蛮族女子果然奔放,一上来就玩情趣,也不知道皇上受得了受不了。

 

“不要了……弗朗西斯……朕不行了……啊……”

 

“小耀这不是还精神得很吗?再说洞房花烛夜一辈子只有一次,怎么能白白浪费呢?”

 

这晚仏华妃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不仅换了四五种姿势,还活用了婚房里的各种道具。结果是皇上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仏华妃则被罚去抄金刚经一百遍。没办法,睡都睡了,王耀也只好接受自己倾慕的小公主变身抠脚大汉的现实。更何况这位仏华妃心思细腻,又体贴又会说话,且善制各样西洋点心菜肴。最重要的是擅长床笫之事,虽然王耀不愿承认,但每次仏华妃侍寝都是最舒服的,当然第二天腰也是最疼的。

 

因此,即便是王耀后来又纳了四位番妃,也未曾冷落过仏华妃。或者说,其他四位不得不想出各种方法吸引皇上的注意力,以防皇上被那个仏国狐狸精勾走了。头疼脑热是最惯用的,炸厨房也不算稀奇,最新的招数是打架斗殴上吊跳井。一个月前,米贵妃因为见不到皇上跳井,结果被卡在了井口,皇上不得不派人把井拆了。十几天前,露贤妃试图用围巾上吊,结果把克林姆林宫的房梁拽塌了,险些砸死一个小太监。

 

故而此番米贵妃和露贤妃见仏华妃在太后跟前得意,把新仇旧恨一股脑儿地都想起来了。两人等太后走了,便撸起袖子掏出水管刚要教训教训仏华妃,偏生一不错眼的功夫人就没了。

 

“都是你这个胡子混蛋搞的鬼!”

 

“胡说什么呢粗眉毛?你不就是嫉妒哥哥吗……疼疼疼,快放开哥哥英俊的脸!”

 

【4】

 

却说米贵妃和露贤妃还未动手,这边眉丽妃和仏华妃已经打成一团,末了还是送药的小太监来了两人才停了手。接着众人又为谁来喂药争吵了起来,眉丽妃提议扔色子,米贵妃觉得划拳好,露贤妃则提出打一架。

 

眼见着众人又要动手,送药的小太监只好抖抖索索地站出来提醒,

 

“诸……诸位娘娘,药再……再放就凉,凉了。”

 

眉丽妃伸手刚要接过药碗,仏华妃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抢过碗,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接着一个法式深吻灌到王耀口中。确保王耀没被呛到后,仏华妃冲目瞪口呆的三个人扬起了胜利的微笑,然后……就被四个小太监用春凳抬回了宫。

 

“哥哥还会回来的!”

 

米贵妃和露贤妃擦了擦衣襟上的血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䞍等王耀醒来。眉丽妃单命宫女拿来一个绣墩倚着,在塌上绣花。

 

米贵妃到底年轻好动,坐了一会儿就待不住了,便凑到眉丽妃身旁看他绣花。

 

“亚瑟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娘们的爱好了?”

 

眉丽妃连头都不抬,只说:“Baka,这是绅士的爱好,你没看耀用的扇套荷包香囊都是我绣的?”

 

 这句话可起了作用了,米贵妃和露贤妃一听说王耀素日戴的东西都是眉丽妃做的,自然不甘心。两个人拽来两个宫女,立逼着教自己女红。宫女心下十分为难,也不敢说,只好拿来针线花样从头教起。

 

于是当皇上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时,就看见米贵妃和露贤妃在那里绣花,吓得他一个机灵坐了起来。

 

“耀你醒了啊,快看看hero绣的鸳鸯!”

 

王耀接过那张都快糊在自己脸上的帕子,定睛一看,只见白丝帕上用五色丝线横三竖四地绣着什么图样,如果不是米贵妃说是鸳鸯,他还真看不出绣的是动物。这边露贤妃也献上了自己绣的向日葵——在王耀看来那只是一团杂草。四只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他,让他夸也不是贬也不是。

 

“小耀你看万尼亚的手都被针扎坏了。”露贤妃一脸委屈地跟皇上撒娇,倒有几分小鸟依人的意思——如果忽略他壮硕的体格的话。米贵妃不肯落后,也拉着王耀的胳膊撒起娇来。一向稳重的眉丽妃见状,也丢下针线拿着活计凑到龙床前。

 

“耀你看这是我给你绣的肚兜。”

 

王耀一听,差点把胃里的药喷出来,“肚兜?你当朕几岁了?”

 

“可是我觉得耀穿肚兜的时候比较美,你忘了上次我们……”

 

“拖出去!快给朕拖出去打入冷宫!”


评论(18)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