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

2018年,宜挖坑,宜发刀

耀哥儿和闰土们的故事

改编自鲁迅《故乡》片段,涉及金钱、好茶、红色、极东

警告:人物OOC

本段子仅供大家娱乐,以后请仍以恭敬的心态拜读周先生的作品



【金钱组】

 

一日是天气很冷的午后,我吃过午饭,坐着喝茶,觉得外面有人进来了,便回头去看。我看时,不由的非常出惊,慌忙站起身,迎着走去。


这来的便是阿尔弗雷德。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阿尔弗雷德,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阿尔弗雷德了。他身材增加了一倍;先前婴儿肥的小脸,已经变成纯肥,嘴角还沾着油渍。他头上是一顶牛仔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卫衣,浑身瑟索着;手里提着一个M记的纸袋和一个蓝蓝路,蓝蓝路还被咬了一口,露出里面奶白色的酱来。


我这时很恼火,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


“阿!二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还钱,还钱,还钱,还钱……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尴尬和扭曲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


“老爷!……”


“老爷你个头!叫爷爷也不行,快点还钱 !!!!!”

 

 

【好茶组】

 

一日是天气很冷的午后,我吃过午饭,坐着喝茶,觉得外面有人进来了,便回头去看。我看时,不由的非常出惊,慌忙站起身,迎着走去。


这来的便是亚瑟。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亚瑟,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亚瑟了。他的眉毛粗了一倍;先前狂妄的大笑,已经变为温和有礼的微笑;嘴角也像罗维诺那样,微微下沉,这我知道,傲娇的人,终日摆着谱,大抵是这样的。他头上是一顶宽檐帽,身上穿着一件得体的西服;手里提着一个纸包,那纸包虽用丝带系着,却仍散发出什么东西烤糊的味道。


我这时很为难,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


“阿!亚瑟,——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死扛,巧克力茄子,鳗鱼布丁,仰望星空……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而傲娇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亲昵起来了,分明的叫道:


“耀,今天我来给你做饭了!……”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知道,我的厨房今天要遭殃了。

 


【红色组】

 

一日是天气很冷的午后,我吃过午饭,坐着喝茶,觉得外面有人进来了,便回头去看。我看时,不由的非常出惊,慌忙站起身,迎着走去。


这来的便是伊万。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伊万,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伊万了。他个头蹿高了一倍;先前软萌的小男孩,已经长成了高大的男人了。他围着一条米色的围巾,身上穿着一件米色的大衣;手里提着向日葵和一支长水管,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嫩嫩的手,却又宽又长,像是大人的手了。


我这时很纠结,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


“阿!万尼亚,——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朕的正太没了,正太没了,没了,了……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可爱而又有些恐怖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突然扑过来,分明的叫道:


“小耀!”


“伊万你干什么唔……”

 

 

【极东组】

 

一日是天气很冷的午后,我吃过午饭,坐着喝茶,觉得外面有人进来了,便回头去看。我看时,不由的非常出惊,慌忙站起身,迎着走去。

 

这来的便是王耀。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王耀,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王耀了。他越发清瘦了,脸颊的肉削减了,露出高高的颧骨,琥珀色的眼睛却越发亮了。他穿着一身中山装,布料不很名贵但很贴身;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细腻纤长的手,而是带着枪茧和疤痕。

 

我这时很愧疚,却又很兴奋,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

 

“阿!耀君,——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竹林,滚滚,锦鲤,月亮……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悲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疏远起来了,分明的叫道:

 

“本田……”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


评论(30)

热度(742)